?
您的位置:首頁?????長篇連載?????
【FUN享】【桃色奇俠傳】【作者:虹虹】【第一部完】
【內容簡

  我拖著疲憊的身形,跌坐在地,畢竟體力已經透支,生死攸關的瞬間,無論對人體的精神或是體力,都是一種巨大的考驗。每一次考驗之后,都是劍法武功的成長。追魂十三劍,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創造出來的。我自信武功已經比一個多月前的增加了不只一個級數。

  走過去解開麻袋,卻大吃一驚,原來麻袋中竟裝著一個全身赤裸的少女!此時少女滿臉通紅,眼含淚水。我一驚之下,背身退到一旁。

  但那少女穴道被點,動彈不得,我卻不得不管。想想便宜了我,總比便宜了野狼老虎要好得多,老臉一橫,過去打開麻袋,心想一解開穴道就轉過身去,畢竟自己還是正人君子。

  不料鐘云這死鬼的點穴手法很是獨到,我一時竟解不開。注意看時,那少女原是個美人胚子,柳腰豐臀,尤是兩個乳兒在我面前不斷晃動,真是熱血賁張!桃色奇俠YD史

         第01章 月氏芳蹤

         一連數月的奔逃,我終于和師妹逃到了月氏國的邊境,這是個南方邊陲的小國,座落在連串的山脈之后,強大的天朝軍隊沒有必要去征服這樣一個偏遠的山區小國,于是這個國家才得以延續。

  世界總是這樣,強權就是公理。但強權需要的是繁華和富貴,當這兩種東西并不存在的時候,強權也就失去了征服的興趣。

  我,天劍派的第二代弟子,盡管對強權沒有絲毫的興趣,卻由于我和師妹玉婷的關系,被追殺至此。

  再翻過一座山,就是月氏國了!此時我們只想遠離那個權力紛爭之地,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過我們自己的生活。

  打打殺殺,又是為了什么?

  看著懷中的師妹玉婷,我心痛得幾乎要流下眼淚。在突破天劍派最后一道追殺之時,她替我擋住了致命的一劍,也就是那一仗中,和我們一起逃跑的最后一個師兄倒下了。振起最后的力氣,我抱緊師妹,向前奔去。

  心中警兆突起!一道身影出現在眼前。

  “魅劍”鐘云!

  此時鐘云肩上扛著一個布袋。

  鐘云轉過身,兩眼射出銳利的目光,直盯著我道:“小子,你在不該出現的地方出現了!”

  這鐘云在江湖向有名聲,一手魅影劍法使得快如閃電,我在沒受傷前都未必打得過他,更不用說現在遍體是傷,身倦力疲了。但我知道此時絲毫不能弱了氣勢,免得被他氣勢所趁,更是有敗無勝。

  我放下師妹,絲毫不回避他的目光,我大笑道:“鐘兄難道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這句話嗎?”

  原來鐘云明顯是在干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周圍說不定就有他的仇家。我目前雖身倦力疲,但自信這一個多月來在逃命中練就的對敵經驗,遠遠強過鐘云,未必就不能一戰。而首先動搖對方的戰斗信念,則是必不可少的一環,否則我也不會活到現在。

  鐘云卻不回答,兩眼牢牢鎖定我的身形,突的人影晃動,劍分數影,霎那已遞到我眼前,叮叮接連幾下雙劍相交,每一下我都感覺有些吃力。我知道鐘云是想利用我體力損耗,逼我硬拼。

  我當然不能讓他得計,劍走偏鋒,采用游離身法,與其周旋。

  我退到一棵大樹左邊。

  鐘云冷冷一笑,左掌揮出,封住我向右躲閃的路,同時右手全力刺出一劍,我此時只能全力封架,否則必死無疑。

  我冷然一笑。

  我就是等待他全力出盡,劍勢用老那一刻。這一個月逃命中學到的本領,就是以命搏命,通常在這樣的時刻,占盡優勢的一方都不愿意兩敗俱傷,由此反而陷入被動。

  我左肩聳動,不退反進,向他劍鋒搶去!同時右手劍出,刺向他心臟。

  他此時只有兩種選擇,一是繼續刺向我,兩敗俱傷,二是收劍后退,但我后續的進攻很可能將他殺傷。

  鐘云俊臉掠過一絲驚詫,劍勢一頓,沒想到我居然會用這種全然不要命的打法,活命的念頭顯然占了上風,他收劍后退。

  我隨后的追魂十三劍連環使出,這十三劍是我在逃命過程中結合天劍劍法自創出來,連師叔輩人物都曾在此狀況下被我殺傷,而鐘云顯然未達到我師叔輩人物的境界。

  一抹血紅從鐘云脖子滲出,帶著不可致信的眼神,鐘云身軀轟然倒下。

  這樣的場面已不只一次。

  我拖著疲憊的身形,跌坐在地,畢竟體力已經透支,生死攸關的瞬間,無論對人體的精神或是體力,都是一種巨大的考驗。

  每一次考驗之后,都是劍法武功的成長。追魂十三劍,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創造出來的。

  我自信武功已經比一個多月前的增加了不只一個級數。

  走過去解開麻袋,卻大吃一驚,原來麻袋中竟裝著一個全身赤裸的少女!此時少女滿臉通紅,眼含淚水。我一驚之下,背身退到一旁。

  但那少女穴道被點,動彈不得,我卻不得不管。想想便宜了我,總比便宜了野狼老虎要好得多,老臉一橫,過去打開麻袋,心想一解開穴道就轉過身去,畢竟自己還是正人君子。

  不料鐘云這死鬼的點穴手法很是獨到,我一時竟解不開。注意看時,那少女原是個美人胚子,柳腰豐臀,尤是兩個乳兒在我面前不斷晃動,真是熱血賁張!

  搞得我下身一下豎了起來!

  我暗罵自己怎么快死了還有這種反應,一面尋找解穴之法。突然想起應該先解啞穴,這倒不難,一指即解。那少女嗚嗚哭了起來。

  我背過身,道:“姑娘,你能不能把那家伙點你穴道時的方位說一下,我分析一下怎樣才能解開穴道?!?br />
  那少女卻還是哭,我只好再問一遍。那少女收住哭聲,卻用螞蟻才聽得到的聲音說:“在下面?!?br />
  我明白意思,老臉一紅,道:“姑娘可知解穴之法?”

  那少女輕聲道:“那壞蛋在我下面釘了一根針?!?br />
  啊,我大吃一驚,怪不得我解不了穴!只是,下面分明就是少女最隱秘的地方,如何下手?只得道:“姑娘,現地處荒郊,天色將晚,我正被人追殺,此地不可久留,只得從權,姑娘就當我是個木頭好了!”

  少女輕輕嗯了一聲。

  我轉過頭,輕輕撥開少女雙腿,露出毛絨絨的三角地,亂草叢中肉紅的蓬門若隱若現,我下身再次豎起,自感堅硬無比,唉,男人就是這樣。

  撥開亂草,果然看到蓬門下端會陰部位插著一根細細的銀針,我運勁拔出銀針。少女啊的一聲,終于可以動了,扯過麻袋遮住身子,低著頭輕輕地抽泣。

  我剝下鐘云的衣服,扔給她穿上。

  詳問起來,原來這少女叫如煙,竟是月氏國人,中午正在房中休息時,竟被鐘云吹了迷香,捉了出來。我正是要到月氏國去,正好同行。

  如煙看了看昏迷的玉婷,說玉婷受傷過重,需要休養,不如就先暫到她們家小住。

  我正愁沒個落腳點,聞言大喜,抱起師妹玉婷,讓如煙帶路向月氏國奔去。

  沒想到的是,如煙輕功甚佳,看起來不比我弱。

  終于到了月氏國,才入城門,便聽到有人大喊:“小姐!”

  接著幾個人牽過來兩匹馬,將我和如煙護送到家。

  如煙家中占地甚廣,亭臺樓閣重重,小山河塘隱隱可見,明顯是大戶人家。

  一個雙目神光閃閃的中年漢子走出,如煙哭聲“爹”便撲了過去,大家說明原委。原來如煙竟是知府大人的千金!這知府大人一看就知武功不弱,也是明眼之人,看到我和玉婷的情況,急需休養治療,便道:“黃賢侄,我這有療傷上好的丹藥,你和玉婷各服一顆,我幫玉婷行氣推拿療傷,你則自行打座行功,你看如何?”

  我自然稱好。

  服了丹藥,效果確實不錯。行完一周天功,竟沉沉睡去,睡夢中似乎有人幫我按摩放松,朦朦朧朧中舒服極了,一覺好夢到天亮。

  終于醒來,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蓋著一張絲織的薄被,被上繡著一幅鴛鴦戲水圖,觸手柔軟光滑,一床粉紅色的蚊帳覆在床前。再看看屋內擺設,古玩、花瓶、鏡臺,無一不彰顯珍貴秀麗,一種說不出的溫馨感覺浮上心頭。我望著這一切,感慨萬千,昨天還被人千里追殺,今日卻錦被羅帳,世事變遷,實在難料??!

  坐起身來,掀開被子,就要下床,不料身子一涼,竟發現自己全身赤裸!想想自己昨晚明明沒有脫光睡覺,今天怎么會這樣?但身邊連半件衣服都沒有,急忙縮回被中,正要張望,突聞兩個甜甜的女聲:“公子醒來了?!?br />
  從外屋奔入兩個美人兒來。

  我定睛一看,不禁面紅耳赤,只見兩女身著半透明的薄紗,一綠一紫,薄紗下面上身著一件粉紅色的小肚兜,下身著一條半透明的絲質小褲,真是說不出的旖旎美艷。

  只見兩女奔至床前,笑道:“公子醒了?”

  我躺著的高度剛好與兩女大腿差不多高,偷眼望去,透過兩女的透明絲褲,神秘的花草叢在三角地帶若隱若現。我只覺一陣血氣上涌,下身已禁不住支了起來!卻猛然發現好象沒有什么阻力,輕輕地薄被上已出現了一個帳篷,原來自己全身光溜溜的,帳篷當然明顯了!

  我啊地一聲,按住帳篷,道:“兩位姑娘,這是哪里?好象不是我昨天睡的地方?!?br />
  兩女笑道:“當然不是了,小姐特意讓我們把你接到這里,舒舒服服地享受一下,這間房子就是公子的房間,是我們小姐特意布置的,公子還滿意吧?”

  我忙道:“滿意,一百個滿意!”

  這時只見兩女呵呵直笑,笑聲間身披的薄紗輕輕飄動,兩塊小肚兜似乎撐不住飽滿的雙峰,一抖一抖地似要跳將出來,兩顆葡萄在肚兜后若隱若現,真是羞得我眼紅耳熱,身下那物也不爭氣地變得更加堅硬。

  我只覺心跳已然加速到了一百,再這樣下去可要噴血了。不行,支持不住,再不支開兩女我就要變成大色狼撲上去了!于是說道:“請兩位姑娘轉告如煙小姐,小生對她深表謝意。只是目下需要起床洗漱,還請兩位姑娘暫避?!?br />
  第02章 青紫艷情

  這時只見兩女呵呵直笑,笑聲間身披的薄紗輕輕飄動,兩塊小肚兜似乎撐不住飽滿的雙峰,一抖一抖地似要跳將出來,兩顆葡萄在肚兜后若隱若現,真是羞得我眼紅耳熱,身下那物也不爭氣地變得更加堅硬。

  我只覺心跳已然加速到了一百,再這樣下去可要噴血了。不行,支持不住,再不支開兩女我就要變成大色狼撲上去了!于是說道:“請兩位姑娘轉告如煙小姐,小生對她深表謝意。只是目下需要起床洗漱,還請兩位姑娘暫避?!?br />
  不料那紅衣女說:“我們是小姐送給公子的婢女,我叫紫荷,她叫青荷,專門服侍公子的,公子不用避嫌 ”

  青荷接著道:“公子也該起床了,公子請起,小婢服侍公子穿衣?!?br />
  我暗道:“現在赤身露體如何起來,就算不是赤身露體,現在支著個帳蓬起來豈不羞死了?!?br />
  忙道:“不必,不必,兩位小姐請暫避,在下目前好象身無寸縷,只怕嚇著兩位姑娘?!?br />
  兩女聽完,頓時臉色一暗,凄然道:“難道公子不要我們 ”

  我尷尬道:“本人逃難至此,身無長物,兩位姑娘貌若天仙,小子如何配得上,還請兩位姑娘原諒?!?br />
  心想師妹玉婷尚不知情況如何,這種生死之中錘煉的相依感情,早已深植心中,就算要納妾,也要等玉婷好了之后,讓她同意才可以??!而且現在自己一無錢二無權,要養活自己都成問題,何況再多兩個女人!

  兩女望著我,忽地淚珠涌出,抽泣起來。

  我最見不得女人的眼淚,忙道:“兩位姑娘別哭啊,我確是配不上你們 ”

  兩女哭道:“公子難道忍心看著我們被賣入妓院么 ”

  我又一驚:“你們怎么會被賣入妓院呢?”

  兩女道:“小姐已將我們送給公子,而且昨晚已替公子洗浴凈身,已是公子的人,按我們這里的規矩,被主人家嫌棄的丫頭是不干凈的,要被賣到妓院?!?br />
  說罷又嗚嗚哭了起來。

  我大吃一驚,道:“??!”

  居然有這樣的大禮!

  兩女看我模樣,忽然撲通一聲跪倒在我床前,哭道:“如果公子不要我們,我們就在此長跪不起!”

  我看兩女跪倒在地,兩眼汪汪,我見猶憐的樣子,心頭一軟,一時忘了自己仍是赤身露體,急忙間一掀被子起身欲扶二女,一面說道:“兩位姑娘請 ”

  站起身話未說完,才發現自己身無寸縷,怒起的玉柱一下呈現在兩女臉前,還因急忙起身而左右搖擺,不慎碰到了紅衣女臉上!

  只聽紫荷“嗯”的一聲,低下頭去

  旁邊青荷也是羞得滿臉通紅,低著頭不敢看上來一眼。

  我愣了一下,正待跳回床上,兩女竟環起雙手,將我兩腿緊緊抱住,埋頭在我下身的亂草叢中,我怒起的玉柱就在兩女發際邊顫動。

  我一下子手足無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扶也不是。

  兩女低著頭微啟櫻唇,喃喃道:“公子 ”

  我只覺心中血脈賁張,此時只想把玉柱塞進兩女的櫻桃小嘴兒,但又恐唐突佳人,心念在色狼與“君子”間斗爭,只聽心中一個聲音說道:我明明是色狼,裝什么君子呢?另一個聲音卻道:不可,我這樣也太對不起玉婷了。

  青荷好象明白我的心思似的,忽地抬起頭來,紅著臉說道:“玉婷小姐已經醒來了,她也知道我們的事?!?br />
  我聽后心中一寬,道:“她見過你們?”

  紅衣女笑道:“我們小姐早知公子和婷小姐是一對兒,所以派我們兩個來服侍你們,我們今早還去看過婷小姐呢?!?br />
  我內心欲火早盛,此時聽兩女一說,心中石頭落地,只見二女跪在地上,抱著我的雙腿,微抬著頭,小嘴和我陽物平齊,四片嘴唇說話時在我陽物旁一開一合,說不出的香艷誘人,搞得我只想將陽物塞進兩張小嘴,盡情歡娛!

  青荷又道:“我們服侍公子穿衣吧!”

  說話間,小嘴卻碰到我的莖端,我玉柱一顫,快感流遍全身??粗硐聫埡系男∽?,我終于忍耐不住。心道: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為,我如果不要兩女的話,她就要被賣入妓院,與其便宜了那幫花花公子,糟踏了兩朵鮮花,不如就便宜了我這個正人君子吧!反正以后不負她們就是了,而且據她們所言,玉婷也知道這件事。

  想到這里,再也按納不住心頭的欲火,一挺玉柱上前,將兩女的頭并攏到我身下,兩女紅著臉抬起頭,欣賞著男人的偉岸形態:只見我挺胸站著,寬厚的雙肩、棱角分明的肌肉,健壯的身子,仿如青山般雄偉,原來男人也可以這般地好看 再看眼前玉柱雄起,如青山上突起的一棵石筍,在眼前左右搖擺 兩女不禁意亂情迷,櫻口一張,將石筍含在嘴里,香舌暗舔。

  我只覺下身被一團溫暖的感覺包圍著,頓覺又癢又麻,低頭看著兩女輪流進進出出,一陣陣快感襲過全身,尤其是兩女跪姿舔弄,讓我有種征服者的感覺,我以前一直都是在師傅、師叔伯們的教導之中度日,何曾有過這樣的感覺!風雨之后是陽光,原來生活是這般美好!

  我如山般站著,輕輕地撫摸著兩女的長發,只感到快感越來越強,終于忍不住迸發出蓬勃的精華,白色的乳液灑得兩女臉上、頭發上星星點點,只見兩女頭發蓬亂、雙眼迷離,舌尖在嘴唇周圍攪動,舔動著嘴唇周圍的乳液,品嘗著男人精華的獨特滋味,整個畫面讓人說不出地心蕩神迷。

  我也達到了高潮的頂點,看著紫荷迷離的大眼睛,我一笑,掉轉槍頭,將最后一道精華往紫荷眼睛射去,只見白光一閃,紫荷眼睛已被白漿糊住,睜不開眼睛。

  紫荷粉拳捶向我大腿,閉著眼睛嗔道:“公子好壞!”

 ?。   。   。   。性姙樽C:雨露滋潤雙荷暢,小姐傾心愛俠郎,公子情真念玉婷,如煙意切竟激將。

  第03章 如煙情懷

  我如山般站著,輕輕地撫摸著兩女的長發,只感到快感越來越強,終于忍不住迸發出蓬勃的精華,白色的乳液灑得兩女臉上、頭發上星星點點,只見兩女頭發蓬亂、雙眼迷離,舌尖在嘴唇周圍攪動,舔動著嘴唇周圍的乳液,品嘗著男人精華的獨特滋味,整個畫面讓人說不出地心蕩神迷。

  我也達到了高潮的頂點,看著紫荷迷離的大眼睛,我一笑,掉轉槍頭,將最后一道精華往紫荷眼睛射去,只見白光一閃,紫荷眼睛已被白漿糊住,睜不開眼睛。

  紫荷粉拳捶向我大腿,閉著眼睛嗔道:“公子好壞!”

  我笑道:“唉呀,太不小心了,怎么紫荷的眼睛糊上了,青荷快讓姐姐睜開眼睛??!”

  青荷笑道:“公子的雨露,姐姐正閉眼享受著呢,睜開眼睛就不美了!”

  紫荷嗔道:“死丫頭,見了公子就忘了姐姐,看我扁你!”

  說罷雙拳往青荷身上打去。

  我笑道:“青荷聽話,就幫幫姐姐吧!”

  青荷嬌嗔道:“就依公子吩咐!”

  將小嘴靠近紫荷眼睛,將那層白漿舔去。

  紫荷睜開眼睛,兩女臉對臉望在一處,看到對方滿臉乳液白漿,男人雨露特有的腥腥的氣味充滿鼻腔,兩人情欲亦是極盛,忍不住伸舌舔去對方臉上的雨露,一時間空氣中的淫糜氣氛達到極致。

  兩女轉眼望我,媚眼中充滿期待。

  看著這艷糜的一幕,只覺無比暢快!將兩張美麗的嬌臉緊緊摟到大腿根處,撫著兩女的長發,我笑問:“好喝嗎?”

  青荷道:“腥腥的,滑溜溜的 一點也不好喝!”

  紫荷笑道:“我還沒吃過這么難吃的東西呢!”

  我故意怒道:“嫌公子的東西難吃,下次不給你們吃了!”

  二女見我惱了,心中著慌,忙抱住我撒嬌。

  紫荷用手指捋動著我的陽莖,從莖眼中又擠出一滴白漿,伸舌舔去,笑道:“公子的精華是我們女人的最佳補品,紫荷下次還要!”

  我哈哈笑道:“呵呵,那就越多越好啰,我今天要喂飽你們兩個小丫頭!”

  我坐到床上,左右抱起兩女,穿過透明的絲褲,我看到黑草叢中泛出幾許水樣微光,呵呵,原來兩女桃源地已是露水橫流,全濕了??!

  我輕輕地將兩女放到床上,掀開身披的輕紗,輕輕除去雨濕的內褲,低頭吻去,一陣女性特有的幽香撲鼻而來 只見兩女身體如觸電般微顫,雨露競出 嗅著桃源的幽香,已軟化的分身蹴然挺立,我將兩女并排而躺,分身輕輕劃過紅衣女雨濕的下唇,紫荷不禁輕吟起來。我一笑,嘴兒卻向青荷吻去,只見青荷秀目緊閉,櫻口微張,雙頰赤紅,無限嬌羞。

  忽聽屋外一陣細碎的腳步聲,然后敲門聲起,一聲柔柔的女聲傳來:“公子醒了?”

  “小姐來了?!?br />
  兩女說道。連忙起身,對屋外喊:“我們正服侍公子起床,小姐請稍等?!?br />
  我只得強按欲火,笑道:“便宜了你兩個丫頭,下次不會放過你們了!”

  二女紅著臉給我換了衣服。我穿戴完畢對著鏡子一看,只覺自己濃眉星目,神態俊朗,雖然因為逃避追殺風餐露宿,身形略顯瘦削,但仍不失為一個風度翩翩的美男子。

 ?。ㄎ易晕腋杏X良好,不過別人是不是這樣認為就不知道了,哈哈!

  門開,只覺一陣香風飄過,一個人兒站在眼前,原來卻是如煙。昨天看過她的裸體,是個美妙的尤物,但當時沒心情細看,今天看她穿上衣服,原來也是那么地美艷。

  如煙著一身繡有粉色花瓣的緊身綢衣,柔軟地貼在身上,襯出鼓鼓的雙峰,給人蓬勃欲出的感覺,纖細的腰身下恰到好處地突著豐滿的圓臀,整一個魔鬼身材,配上一雙含情脈脈的杏兒眼,顧盼流轉間帶著一股笑意,活脫脫一個香艷的大美人兒。

  如果說玉婷是清純可愛的話,那么眼前的如煙則有一種嬌艷的感覺,難怪要被鐘云捉去采花了!

  “公子醒來不久吧?”

  “醒來不久,謝謝小姐關心?!?br />
  如煙笑道:“這兩個丫頭怎么樣?”

  我轉頭看到青荷、紫荷紅著臉站在一旁,眉目含春,頭發還有一絲蓬亂,不用問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臉一紅,說道:“小姐如此大禮,小生難得消受??!”

  如煙笑道:“她們是我的貼身丫頭,如果公子喜歡,就要了她們罷?!?br />
  我紅了臉道:“謝謝小姐?!?br />
  想起玉婷,便問道:“我想看看師妹,如煙小姐能否帶路?”

  如煙道:“好啊,不過玉婷妹妹剛服了藥,需要休息一天,估計晚上才能醒來,我們悄悄看看她就行了?!?br />
  玉婷靜靜躺在床上,均勻地呼吸著,看起來臉色好了很多。我放下心來,退出房外,想起這一個多月的變遷,真是感慨良多!

  忽然身旁低低的聲音道:“我真羨幕玉婷妹妹?!?br />
  我道:“為什么??!”

  如煙道:“與心愛的人兒生死相依,攜手天涯,真是一種莫大的幸福?!?br />
  我苦笑道:“那種苦處沒法說,我希望以后再也不會發生?!?br />
  如煙忽道:“如果換作是如煙,公子也會和如煙一起生死與共么?”

  我笑而不答,和如煙才相處一天,盡管她嬌美的身形,溫柔的話語對每一個男人都是一種強大的吸引,但這卻不是那種青梅竹馬的感情。

  如煙道:“公子為何不回答如煙的問題呢?”

  我看向如煙的目光,忽覺混身一震,那是一種幽怨的眼神,仿佛能把人心掏出來似的。

  如煙又道:“我知道在公子心目中如煙的位置遠不如玉婷妹妹,但如煙的身子已被公子看過、撫過,今生已屬公子,如煙蒲柳之姿,只望公子不要嫌棄?!?br />
  從青荷紫荷今早的表現看,我心中已隱隱猜到這是必然的結局,但如煙如此大膽地說出來,還是讓我吃了一驚,便道:“小姐大家閨秀,我則是亡命之徒,只怕配不上小姐。而且昨天事出忽然,只能從權,還望小姐不要記掛?!?br />
  如煙不答,只是用眼看著我,我被看得渾身不自在。

  半晌,如煙輕聲道:“如煙美么?”

  我道:“美?!?br />
  如煙道:“如煙可愛么?”

  我道:“可愛?!?br />
  如煙道:“如煙溫柔么?”

  我道:“溫柔?!?br />
  如煙道:“你想要如煙么?”

  我順著道:“想?!?br />
  忽然發現回答有問題,忙道:“不,我不是這意思?!?br />
  如煙伸起指頭在我額頭一點,嗔道:“才幾句話就露了本形,你們男人啊,明明想著三妻四妾,左摟右抱,卻還時時在裝正人君子!”

  我尷尬不已,道:“不是的啊 ”

  如煙挺起胸膛,嬌笑道:“羞不羞啊,男子漢大丈夫說話不算話,想要就想要,不想要就不想要,這么扭扭捏捏,還不如女人呢!”

  我被激起豪氣,道:“怎么會扭扭捏捏不如女人呢!”

  如煙道:“好,那么你說,你到底要不要如煙,要,如煙就留下;不要,如煙現在馬上就走,以后再不糾纏公子!”

 ?。   。   。   。性姙樽C:雨露滋潤雙荷暢,小姐傾心愛俠郎。

  公子情真念玉婷,如煙意切在玉成。

  第04章 美人如玉

  如煙道,好,那么你說:“你到底要不要如煙,要,如煙就留下;不要,如煙現在馬上就走,以后再不糾纏公子!”

  我愣在當場,這月氏國的女兒怎么都是這么大膽!如果說“要”實在是發展得太快了,青荷青紫兩個丫頭還不打緊,必竟不是正妻,但如煙這大家閨秀可是妻不是妾的啊,玉婷會怎么想?

  但“不要”兩個字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必竟是一個活崩亂跳的美人兒,而且送到了嘴邊,豈能不要?而且這小妮子大膽妖艷的風格,我也很是欣賞。

  其實男人就是這樣,清純的、可愛的、嬌艷的,一樣一個那是最好了!

  我無法說出“要”也無法說出“不要”一時無語。

  如煙看我這樣,咬了咬嘴唇,說道:“如煙蒲柳之姿,難配公子,我這就走罷,再不糾纏公子了!”

  說罷一扭身,向后走去。

  我看著如煙越走越遠,忽然發現心中有些作痛,原來失去了才知道擁有的珍貴!男人嘛,想要就要,不要就不要,何必長思短慮,婆婆媽媽!玉婷那邊以后再解釋算了!想到這里,豪氣頓生,對著如煙的背影喊道:“如煙!”

  如煙停住腳步,卻不轉身。

  我向前幾步,捉住如煙雙肩,凝視好道:“如煙,我很喜歡你的性格,如果你也喜歡我的話,就嫁給我吧!”

  說完,我做好準備,等待如煙喜極而撲入我的懷中。

  預料中的場面沒有發生。如煙反而一掙雙肩,嬌笑道:“誰喜歡你啊,我是被你看了身子,不得不嫁給罷了!你如果要我嫁給你,限你在10日內取得我的芳心,否則 ”

  否則什么倒是沒說。女人心,海底針,我也不知道后面的內容,這不要緊,問題是現在怎么辦!

  我尷尬立在當場,被刺激得牙癢癢,心道:“我10日內必讓你自動送上門來,乖乖撲到我懷里!”

  表面卻不示弱,道:“既然你不得不嫁給我,那我限你10日內,取得我的愛憐,否則 ”

  兩人對望一眼,都笑了起來。如煙道:“那我們看看誰追誰吧!”

  說罷竟自走了。

  我剛被激刺起的欲火又被撲滅,如被晾在半空,很不舒服,想想青荷青紫那兩個丫頭,無疑是她們小姐的幫兇,一定要好好教訓那兩個小妮子!快步走回院中,青紫兩女迎將出來,青荷道:“公子這么快就回來了!”

  紫荷笑道:“我們還以為公子與小姐一談就是半天呢!”

  我一言不發,邪笑著將二女一邊一個,提將起來,捉在腰間,向床上走去。

  二女咯咯直笑,我將二女扔到床上,不由分說,一邊一個按倒在床上,欣起長裙,脫下二女內庫,露出白花花的肥臀。

  兩女掙扎著,紫荷笑道:“唉呀,一定是公子得罪了小姐吧,要拿我們來出氣!”

  我嘿嘿一笑,道:“主人家犯了錯誤,奴婢應該怎么辦?”

  紫荷笑道:“小姐犯錯,和我們姐妹無關??!”

  我狠狠道:“小姐犯錯,丫頭代罪!”

  說罷朝二女四片肥臀啪啪啪就是幾巴掌,白花花的肥臀上露出幾個紅紅的指印。

  我笑道:“知錯了么?”

  兩女吃痛,道:“知錯了,公子饒了我們罷!”

  我哈哈一笑,知錯就改是好事,但要有行動??!說完放開兩女。

  兩女紅著臉,站起身來,默默為我除去衣物,只剩一條內褲,陽物在褲中已傲然挺立,印跡十分明顯。

  兩女跪下,替我除去了最后的束縛,我負手站立,怒起的陽物挺立在兩女眼前。兩女早被男人的象征所征,雙頰赤紅,兩片小嘴含弄著我的怒起的陽物。我呵呵笑道:“還想吃我的精華么?

  兩女紅臉不答。我笑道:”這次不是上面吃,是下面吃!“接著命令道:”你們躺到床上,除去衣物,讓本公子欣賞一下!“二女聽話地躺到床上,互相除去衣物,一會已是身無寸縷。

  我又命令道:”將兩腿叉開?!?br />
  兩女叉開雙腿,只見黑草叢中兩片肥臀輕輕翕動,隱約可見洞內蜜汁的反光。

  我走上前去,輕輕撫動了桃源附近,不一會兒,兩個桃源洞外已是濕漉漉一片,兩女已忍不住呻呤出來。

  我埋下頭,深深地吻在青荷大腿根處,嘴下的人兒如觸電般顫栗,沿著兩條溝兒吻入桃源深處,一股少女特有的味道撲鼻而來,輕輕一舔,咸咸的味道。

  看著身下嬌喘的人兒,我轉頭向青荷笑道:”紫荷過來,你看青荷這兒怎么這么多水呢?“紫荷在旁看著這一幕,已是看得心神蕩漾,聽我這一叫,忙湊上前來,用手一摸,濕漉漉的,把手伸到青荷眼前,笑道:”青兒尿尿了“青荷啐聲道:”去你的小蹄子,看我饒不了你“我笑道:”青兒會尿尿,紫兒會不會呢“一把抓過紫荷,伸手摸了一把,滿手濕盡,笑道:”怎么紫兒的尿尿好象比青兒還多啊“紫兒兒滿臉通紅,閉目不語。

  我輕撫兩女,不一會兒,兩具嬌艷火熱的胴體如蛇般扭動起來,我再也忍不住熾熱的欲念,一挺金槍,在嬌呼聲中滑入了秘道。

  上下挑動中,我越戰越勇,暗暗將兩女當成如煙的嬌軀,拼命鞭韃。兩女的嬌喘之聲也越來越大,兩具女體一上一下緊緊趴在我身上,一種強烈地想要與我融為一體的感覺。

  良久,在兩女動人的呻吟聲中,我勃發出積蓄已久的精華,如雨露般灑在兩女豐滿的胸脯上,星星點點,煞是好看。

  紫兒用手沾了沾胸脯上的汁液,笑道:”公子的好多啊“我笑道:”我的這東西可是有護膚效果的,不如試試?“青兒笑道:”公子說的對,紫兒平時最喜歡保養臉蛋兒了,如此佳品,豈能錯過?“說罷雙手一抹胸脯,將滿手的汁液向紫兒臉上涂去。

  紫兒一時不防,被涂了個滿嘴滿臉,舌兒一舔,只覺有點兒腥,有點兒澀,不禁腦羞起來,一挺胸脯,把青兒壓到在身下,胸脯兒在青兒臉上亂抹,雙峰聳動,春色無邊。

  我看著兩女打打鬧鬧,只見眼前乳波臀浪,當真是熾火高漲,身下又起,伸手一抓青兒的纖腰,”撲哧“一聲從后進入,再展雄風!

  在青兒桃源深處射入生命的精華后,我站了起來,走到窗前。兩女則在我身下舔弄著漸漸下垂的陽莖,打掃著激戰后殘留的痕跡。

  望著窗外動人的景象,我忽然感到一種人生的頓悟,死里逃生、美艷嬌婢,都是人生長河中的一個過程,關鍵的是,在這個過程中,無論多么艱辛和困難,我們都要學會享受,要去享受人生。

  其實,苦難也是一種享受,因為它讓人們知道生活的美好!

  我輕輕扶起兩女,親吻著她們的雙唇,道:”青荷紫荷,我愛你們?!皟膳臀揖o緊抱在一起,我們不再只有肉欲的迷戀。我會善待我胯下的每一個女人。

 ?。   。   。   。性姙樽C:欲迎還拒耍心計,如煙嗔言玩斗氣,淫媾雙荷泄欲火,懷擁青紫訴愛意。

  第05章 鳳舞九天

  門外忽報家主有請,我這才從二女的溫柔鄉中告別出來,到了議事廳。議事廳此時已是坐滿了人,上首一中年漢子,就是昨日所見的知府大人了,也就是他們所說的家主。下首左右兩邊則坐著幾個年輕人,看起來應該是少爺公子之類的角色。還有一些一看均為高手的人物,估計應該是家將。

  知府見我來到,頜首道:”黃賢侄請坐?!?br />
  說罷將我介紹給眾人。

  原來這山城稱為”山月“城,是月氏國的四大名城之一,月氏國首都為天月城,四大名城為山月、水月、凝月、望月,由四大世家所鎮守。鎮守的守將在非戰爭時期稱為知府,戰爭時期則稱為上將軍,以區別于其它小城的知府。由于四大名城的守將均為世襲,故這四大家族稱為月氏國四大世家,四大世家中出任上將軍者,稱為家主。

  而我,則有幸救了山月城柳家的五女兒柳如煙,從一只窮途末路的喪家之犬一躍而成為山月城炙手可熱的人物,大家都暗中將我視為五女兒如煙未來的成龍快婿。

  柳家當前家主為柳運,柳運有四位公子,六個女兒,八大家將,四位公子是如火、如風、如雷、如電。六個女兒是如云、如雨、如霜、如雪、如煙、如霞。

  八大家將是龍、獅、虎、豹、鷹、鶴、鳳、燕。

  柳家的前四個女兒如云、如雨、如霜、如雪早年已出嫁,正是因為這四個女兒已經嫁給了其它達官貴人,剩下的兩個女兒如煙、如霞的婚姻才能相對自由,否則我就算救了如煙,恐怕也難攀高枝。

  介紹完畢,柳運道:”我柳家一向防衛深嚴,如煙本身武功亦是不弱,但竟在臥房被鐘云這奸賊所擄,實乃我柳家之奇恥大辱,為查明此事,請黃賢侄將當日遇到鐘云的情況介紹一下?!拔冶銓⒆约罕惶靹ε芍T人追殺,在月氏國邊境遇到鐘云一事詳述了一遍。柳運點點頭道:”請大家就此事發表意見?!爸宦牷⒌溃骸币粋€月前,望月陳家到我處提親,被家主所拒,此事可能與陳家有關?!苞棇⒔拥溃骸标惣医鼛啄暾讨噬隙鲗?,氣焰囂張,早不將我等放在眼里,現提親被拒,懷恨在心,確有重大嫌疑,否則,還有誰人敢捋我柳家虎須?“眾人皆點頭稱善。柳運道:”即然大家懷疑陳家所為,那么有何良策?“眾人七嘴八舌,討論半天,卻說不出個所以為然,因為陳家勢大,而唯一的線索鐘云又已死亡,口說無憑,對陳家確是無可奈何。

  我心中暗想,以他們所言,要擄如煙應非易事,柳家必有內應才可成功,卻不知眾人為何不提。想到此處,卻聽左首一人嘿嘿冷笑數聲。眾人看去,原來是三公子如雷。

  柳運道:”雷兒你有何看法?“

  如雷道:”大家只說陳家,不提柳家內鬼,但其實都心知肚明,只是有些人內心有鬼,故意不提罷了!“話音才落,右首如電拍桌怒道:”你意思是說我和大哥就是內鬼?我說內鬼就是你!“如雷嘿嘿冷笑不答。

  如火接口道:”我看此內鬼非但與陳家勾結,而且想嫁禍于我和四弟如電,此一箭雙雕之計的苦肉計,非陰險毒辣之人難以想出,請父親明鑒!“說罷用眼望向如風,連連冷笑。

  我這才明白,原來柳家分成兩一派,一派是大公子如火和四公子如電,一派是二公子如風和三公子如雷,二派看來矛盾不淺,早已互相傾軋??礃幼尤鐭熎綍r應與如火、如電二人交惡,此時如火、如電才被懷疑。

  接著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爭吵起來,雙方人馬起立的起立,拍桌子的拍桌子,議事廳吵成一片。我望向柳運,卻見他臉色越來越難看,終忍不住拍桌怒道:”外敵當前,我們內部還吵成一片,成何體統,通通給我坐下!“眾人這才安靜下來,但不少人仍然怒目相向。

  我看到此景,心中暗嘆,慣不得陳家得勢,柳家勢衰,內亂不止,談何興盛??!天劍派正是因為如此,才引發師兄弟相殘,我本是淡泊之人,欲因玉婷的原因,置身事外而不能,才被追殺至此。本想與玉婷一起逃到月氏國,埋名隱姓,過平靜的生活,不想卻被卷入這種糾紛之中,看來我這一生注定了桃花劫數。長嘆一聲,只覺心灰意冷。

  此時左首又站起一人,正是鳳將,這鳳將是個女的,此時神色冷艷,穿一身緊身武衣,雖膚色微黑,但配著玲瓏高挑的身材,皎好的面容,給人一種健康亮麗的感覺,原是個美女將軍。

  只聽鳳將道:”是否有內鬼的問題,我們可做個測試。鐘云能潛入我府,擄走如煙,若非武功特別高超,輕功極佳,則在府內必有內應。我們只需測試黃公子的武功,便知鐘云的級數,那么是否存在內鬼,便可知道了!“眾人聽罷,將目光齊刷刷望向我,我知道一試不可避免,不可讓人看輕了,便提聚功力,等待考驗。

  柳運道:”鳳將言之有理,只是要難為黃公子了?“我笑道:”這有何難,只怕小倒武功低微,丟人現眼,柳將軍不要一上來就讓絕頂高手出馬才好?!傲\笑道:”辛苦黃公子了!“說罷轉頭對燕將道:”鳳將,即然是你提的主意,就由你和黃公子切磋一二吧,記住點到為止,莫傷了人?!捌鋵嵄娙丝次也贿^二十左右,這般年紀,武功會高到哪里去?而柳家八大家將均是從山月城中,挑選可靠部屬孩子,從小開始訓練,十八歲之后歷經多場比武,最后才挑選上來的,每個家將可說是身經百戰,百里挑一。這燕將軍雖為女流之輩,但卻是武學胚子,加上勤奮好學,二十多歲后擊敗眾多對手,成為八大家將中的兩位女將之一。

  另一位女將燕將則更是神奇,從小就顯示出一流的武學天份,竟能從家傳武學中另創出一套心法劍訣,稱為燕飛青云,厲害非常,十八歲時就脫穎而出,成為八大家將之一,也成為柳家有始以來最年輕的女將。

  鳳將和燕將均是四大公子的追求目標,火、風、雷、電四人均欲將之收為胯下之臣,一方面其美色令人垂涎。另一方面,多一位家將相助,自己就多一分勢力。無奈二女看到四人互相傾軋,各使心機,對這種派系斗爭不感興趣,當然,最主要的是對四位公子的為人不感興趣,致使四公子仍未得手。

  但四大公子垂涎的目標,還有何人敢爭?其它人就算對二女暗戀許久,但在四未公子的威勢面前,不要說表白,就是多看一眼,亦是不敢,害怕惹禍上身。

  致使兩女至今云英未嫁,兩朵美麗的鮮花尚無人摘采。

  在演武場站定,看著這位比我大了七八歲的美女對手,冷傲的神色讓人看不出內心的喜怒,兩只鳳目冷冷地罩定我,讓我感到一種寒意。

  未戰而先奪人之魄。

  憑著對敵的經驗,我知此女已達到了她這個年齡所能達到的至高境界,能夠把一切精神,維持在一個一塵不染、毫無雜質的境界,也可以說是忘情,所有的喜怒哀樂,父母之情、夫妻之情也可棄之于心外。

  一時間,我升起了一股要征服這個美女的沖動,讓她領略到男女之情的極樂境界,方不負造物主為人間所制造出的這一美麗尤物。

  想歸想,精神卻不為美女所奪,一聲”請“字,我執劍站立,豪氣滿天,火一般的眼神刺向眼前的美女,一絲不讓。

  鳳將知道我不會搶先出招,手中紅槍一抖,向我攻來。

  我只覺滿天槍影在眼前晃過,長劍橫劈,守住身前。

  忽地槍影盡去,眼前鳳將依然站立于前,似乎根本未曾動過!我大吃一驚,劍法一頓。鳳將等的就是此刻,槍影再度展開,向我攻來,快如閃電。我劍勢用老,此時想用力道已盡的長劍去挑開蓄勢攻來的紅槍,實在是癡人說夢。

  如果我還是一個月前的我,沒有經歷過那場生死歷程,此時必然當場出丑。

  但我的強項就在于逃命和逃命之后的反擊,以弱勝強!

  我顧不得臉面難看,雙腳一挫,坐倒在地,避過當胸來槍,在鳳將槍勢轉下之前,一個地滾翻,滾出丈外,終滾出了槍勢籠罩的范圍。

  圍觀諸人一陣轟然大笑,一招之下,我就被逼得地滾翻,完全沒有施展的機會,怎不令人發笑。

  鳳將當然不會放過追擊的機會,紅槍緊跟著我追擊而來。我長笑一聲,長劍向槍影中點去,叮地一聲,正中紅槍末端力道最弱處。同時借力橫向移動,一躍而起,再退數丈。在鳳將槍頭被點一滯的瞬間站定。

  紅槍又至,但我此時已能夠左支右拙地御劍抵擋,與剛才的連滾帶爬不可同日而語,算是扳回了一點劣勢,但由于失了先手,仍落在明顯下風。

  此時眾人才知我確有些本領,在如此劣勢之下,尚能擋住鳳將的攻擊而不敗,雖然難看,最起碼逃命的本領是有的。

  剛不可久。剛才鳳將以幻變身法誘我出手,在我中計之后,便連續以快槍襲擊,一連串的閃電攻擊延綿不斷,便是想要將我迅速擊敗,但我的韌勁出乎她意料之外。我的內功心法傳自天劍派的正宗心法,氣勢悠長,加之逃命過程中與玉婷一起自創的心訣,更是增強了韌力,堅持下去應該不成問題,等待著她氣勢減弱的那一刻。

  連擋了鳳將數十槍之后,我感到鳳將的槍勢明顯慢了下來。

  時機到了!我眼角余光向周圍觀戰之人掃過,心想是你們見識本公子絕技的時候了!忽然看到如煙正混在人群中,眼中滿是關切之情。原來這小妮子還是在關心我??!

  我微微一笑,手中勁力暴漲,力道增加數倍,奮力挑開她刺來的一槍后,終于有機會使出我的反擊絕技”追魂十三劍“這追魂十三劍一旦使出,便有一種壯士斷腕、一去不返的壯烈氣勢,足以奪人心魄,以我的估計,如果練到極處,劍勢一展開,便足以將膽小者攝得心魂俱裂,棄劍投降。當然以我現在的水平,還遠未到此境界。

  紅槍果然在劍影的壓迫中氣勢大減,這是我早已習慣的場面,在已減慢的槍影中,我攻出了致勝一劍。

  比武在我攻出第八劍時結束,鳳將頭發散落,臉色略顯蒼白,依然平靜如水的眼眸中閃過一絲驚詫。

  速戰速決正是追魂十三劍的宗旨所在。

  柳運哈哈一笑,道:”黃賢侄武功高強,確非常人所及,連我們的鳳將都敗于劍下?!拔夜笆值溃骸睂④娺^獎,小的只是僥幸得勝,如果再斗一場,勝負還未可知。

  小的自問無法從將軍府中來去自如,將如煙小姐擄走?!氨娙私灾嗽捰欣?。其實結果早已在意料之中,我不論勝敗,都無法改變柳府暗藏內奸的現實。

  接下來眾人互相指責,但均沒有足夠的理由和線索找出內奸,只得暫時散會。

  曲終人散,我正離廳回房,身后忽然傳來一聲輕柔的女聲:”黃公子,請留步?!盎仡^看去,正是鳳將。鳳將淡淡一笑,道:”黃公子最后使出的劍招叫做何名?“我笑答:”追魂十三劍!“鳳將輕輕念道:”追魂十三劍,好名字!不知是家傳抑或自創?“我笑道:”這是我在近一個月內剛剛自創的?!傍P將點點頭,道:”劍如其人,每種劍法在創立時,均與創劍之人的性格相契合。家傳后人,卻往往不能將劍法練至化境,便是因為性格與劍法迥異,當然無法發揮了!“接著又道:”公子劍法氣勢魄人,非心胸寬廣、正氣凜然之人不能使出。而且源于自創,可見公子之心胸人品均非常人所及“沒想到竟被美人贊許,我有受寵若驚的感覺,其實我以前一直以為自己是正人君子,但在青紫兩女的誘惑下,剛才對陣時還產生了要將眼前美人收于胯下的感覺,致使我已懷疑自己正人君子的身份?,F在被鳳將點醒,不禁恢復了正人君子的自信,暗想自己心中必有一點浩氣長存,要不然也無法將劍法的威力發揮出來。

  男女之情,食色性也,無損于自己的正氣。

  我笑道:”鳳姑娘過獎了,小生不過普通人一個,恐非姑娘所言?!傍P將笑道:”黃公子不必謙虛,劍如其人是不錯的。小女子叫住黃公子,是希望黃公子不要卷入柳府幾位公子的紛爭之中,否則柳府將更無寧日?!拔乙粫r不知如何作答,因為如煙的立場我尚不清楚,柳府的情況也是一知半解,如何能答。

  鳳將看我為難的樣子,笑道:”公子住得長些后,當知我此言非虛,如有不明之處,可找我詢問?!罢f罷一朝我一笑,飄然而去。

  我看著她的背景,忽然心有所思,大聲問道:”鳳姑娘的槍法為何名字?“鳳將遠遠答道:”鳳舞九天!“鳳舞九天?她的槍法明明以幻和快為主,槍如其人,為何卻叫鳳舞九天?

  我朝她背影望去,想從她的身影中找到答案。忽然鳳將回眸一笑,我心中一顫,忽覺肚子有些發麻,急忙轉過身,掀開衣服一看,在肚臍底下丹田處有個槍尖的紅印。

  一股寒意流過心頭,原來我早已經敗了!就敗在追魂十三劍使出之前。

  她是故意輸給我的。

  這一霎那,我明白了什么叫做鳳舞九天。

  第06章 蓬門花開

  她為什么要輸給我?難道才第一眼就看上了我?好象不太可能。雖然我自負英俊瀟灑,但還不至于自戀到認為女孩第一眼就會看上我的程度。

  我百思不得其解,一時有些魂不守舍,忽聽不遠處一聲輕笑。

  循聲望去,卻是如煙!

  正要找她呢,我笑道:”原來如煙姑娘在此等候小生多時,小生不查,知罪知罪!“如煙哂道:”黃公子見了鳳將軍,早魂飛天外,哪還記得我這個小女子?“我笑道:”非也,鳳將軍冷口冷面,哪如我們如煙嬌美可人,人見人愛!“如煙笑道:”口不對心,我看你心里早想她想得魂不守舍了“我嘆道:”如煙說得對,我確實為了一件事而魂不守舍,但卻不是為了鳳將軍!“如煙道:”什么事?“我搖搖頭,道:”此事不提也罷!“

  如煙心中好奇,卻又不好追問,只得哼了一聲。

  我道:”也罷,我在這里唯一能信得過的人就是如煙姑娘了,還是告訴如煙吧?!叭鐭煹溃骸边@才對嘛,除了本小姐能幫你,還有誰能幫你?“我道:”原因在于今天開會討論你被劫持的問題,不過事情機密,這里談話不甚方便,我們還是回去吧!“還沒等如煙反應過來,我便踏前一步,捉住如煙小手,湊近她道:”煙兒妹妹,我們走吧!“如煙臉一紅,掙脫手,道:”你那賊窩我才不去呢!“我知道這小妮子一時不會上勾,必須軟硬兼施才行。便假裝吃驚道:”如煙姑娘難道早對小生芳心暗許,害怕情不自禁,所以不敢跟小生回去??!“如煙嗔道:”誰對你芳心暗許了!“我笑道:”即是如此,那如煙當然不會不敢去了,我們走吧?!罢f罷便要拖起如煙小手,如煙一甩手,道:”我自己不會走么!“我笑道:”如煙果然是聰明大方的女孩兒,這樣的性格,我最欣賞了!“如煙紅著臉不答,但腳步卻跟著我走回碧落院(我住的院子)回到院子,青紫二女迎出,看到我倆,笑道:”原來小姐也來了??!“如煙道:”你們這兩個小丫頭這兩天過得不錯吧!“我接口笑道:”是啊,這兩個陪嫁的丫頭不錯?!岸行┠樇t紅的,道:”都是小姐安排的啊?!叭鐭熤雷约赫f錯了話,臉兒又紅了起來。

  四人走進屋里,我故意拖后,擋住青紫二女,待如煙一進房門,我立即對青紫二女道:”我和小姐要談些機密事,你們在外面守住,別讓閑雜人等進來!“說罷不由分說,便關上房門,對如煙一笑。

  如煙大急,要搶過來開門,我擋住房門,一臉真誠,正色道:”煙兒妹妹,我正為今天開會的事情煩惱呢,你就幫一幫小生吧!“如煙當下進退兩難,開門出去嘛,被我擋住,翻臉嘛,又做不到。

  即然來了我這里,就全在我的掌握之中了,打鐵要趁熱,哪能容她逃得了出去!

  我柔聲道:”煙兒妹妹,這件事非你不可解決,我們且坐下來談?!罢f罷不由分說,拉著她的手,她不由自主地被我拉到桌前坐下。

  我知道當前最重要的是讓她去掉戒心,放松下來,必需從正事談起。便道:”煙兒妹妹,我確有重要事情問你?!敖酉聛肀銌柶鹆肆惺虑?。原來柳運老婆雖多,但只有兩個老婆替他生了兒子,四夫人生了大公子如火和四公子如電,七夫人生了二公子如風、三公子如雷,而如煙也是七夫人所生,所以在柳府中,如煙便被看作是二公子、三公子一邊的,再加上大公子、四公子確不是什么好人,如煙和他們關系很是惡劣。

  相反,如風、如雷二人卻對如煙痛愛有加,如煙雖對這兩個哥哥的行事頗有微辭,但必竟一母所出,關系親密多了,所以如煙一向被看作是如風、如雷一邊的,萬一如煙嫁給了陳家或是其它有實力的人,無異于使如風、如雷勢力大增,所以如火、如電才會被懷疑為內鬼。

  如煙說完,輕嘆道:”父親這些年一直花天酒地,四個哥哥為爭奪家主的位置,斗來斗去,我本不想介入他們的紛爭中,但身為家族中的一員,很自然地被人劃分為這派那派的人,無法置身事外?!拔业溃骸笨傆兄辛⒌娜税??“如煙道:”中立的人必然會被兩派同時排擠,家中不會有他們的位置?!拔移娴溃骸蹦敲带P將好象是中立的??!“如煙道:”鳳姐和燕姐是個例外,因為她們是女兒身,是要嫁人的,而且必定是嫁給四位哥哥中的一個,所以在沒作出選擇之前,才能保持超然的身份?!罢f完嗔道:”你就這么關心鳳將??!“我忙道:”不是,只是剛才鳳將對我說,要我置身于兩派之外,不要參與他們之間的斗爭?!叭鐭煹溃骸蹦悄懵牪宦犓脑??“我笑道:”當然不聽,煙兒妹妹要我站在哪一邊,我就站在哪一邊!“如煙道:”只怕你一見了鳳姐,就魂不守舍,看不清方向了!“我笑道:”我早說過我魂不守舍別人內情,煙兒妹妹想知道為什么嗎?“如煙一嘟小嘴不答。我湊近她耳邊,道:”我是一想到煙兒妹妹就魂不守舍??!“說罷抓住她雙手,望著她道:”煙兒,你知道么,我早對你情根深種了!“如煙有些慌亂,要掙脫我雙手,我卻抓得更緊,順勢一拉,將她拉到懷里,道:”煙兒,嫁給我吧,我喜歡你?!叭鐭熛胍獟昝?,卻給我緊緊摟在懷中,反而增加了雙方摩擦的力度,透過雙方緊緊接觸的前胸,我感到她呼吸起伏,心兒亂跳。我知道此時應趁熱打鐵,撫摸著她的秀發和后背,一面說著情話。

  如煙掙又掙不脫,喊又不能喊,只是紅著臉,雙手捶著我的肩頭,做著無謂的掙扎。我慢慢將手移到她的豐臀上,輕輕地愛撫著,慢慢這小妮子混身癱軟,伏在我肩上任我擺布了。

  我哈哈一笑,將手插到她膝彎處,將她整個身子抱起,放到床上,卻不動作,只是用充滿深情的眼睛看著眼前的尤物。

  如煙躺在床上,不知所措,雙手抱緊胸前,眼睛緊緊閉著,像是在守著女兒家的最后防線,盡管這樣除了增加男人的性趣之外,沒有一點用處。

  我饒有興趣地看著,左手捉住她抱在胸前的雙手,移過一旁,右手撫摸著她的腰肢,漸漸上移到胸前,終于握住那鼓鼓的蓓蕾,入手豐滿而充滿彈性。如煙混身震顫,身子發軟,兩眼緊閉,看也不敢看我一眼,只是任我恣意撫弄。

  我看看時機已到,眼前的尤物很快就會成為我的胯下之臣,便伸手要除去她身上的障礙,如煙顫聲道:”公子放過煙兒吧 “我停手笑道:”煙兒怎么還叫公子啊,也太不親切了,煙兒叫三聲天成哥哥,哥哥就放開你?!叭鐭煵淮?。我加大了動作的力度,如煙忍不住呻吟出來,我笑道:”煙兒快叫?!叭鐭熌槂和t,顫顫地叫聲:”天成哥哥?!拔倚Φ溃骸币腥暡潘銛?!“

  ”天成哥哥,天成哥哥“二聲如蟻的聲音又從煙兒嘴里嘣了出來。

  我笑道:”什么?我聽不到。煙兒不肯叫,那哥哥我就只好讓煙兒更加快樂了!“說罷雙手快速動作,一會已除去煙兒外衣,露出粉藕似的胳膊和腰肢,一件繡著紅白荷花的肚兜兒呈現在我現前。鼓鼓的兩團小丘上,兩粒葡萄般的印痕若隱隱若現,刺激得我混身血脈賁張。

  我低頭要吻向這動人的兩團軟肉,如煙忽地用力一掙,雙手緊抱胸前,顫聲道:”哥哥說話不算數!“我愣道:”我什么時候說話不算數???“如煙道:”你說過,要在10日內取得我的心,才會 “我笑道:”煙兒早就答應我了啊,要不怎會和我在房里關起門來傾談呢?“如煙嗔道:”不是的, “我沒等她說完,捂住她的小嘴,笑道:”煙兒,你看肚兜兒這兩朵荷花,煙兒不是早送給我了么?煙兒的禮物我又怎敢不笑納?“說罷不由分說,扯去那件小肚兜兒,兩只雪白的乳房躍然而出,呈現在我眼前。我俯下身,親吻著這動人的玉乳,舌尖輕輕地挑逗著。

  如煙呼吸急促起來,兩顆葡萄兒在乳房上驕傲地挺立起來,隨著胸脯的起伏而不斷顫動,從未有過的快感從乳頭處一波一波傳來,如煙不由自住地呻吟著,雙手緊緊環住我的腰間。

  我挺立的下身硬硬地挺在她的身下,摩擦著她的大腿根處,讓她更加春情勃發。我站起身來,解去衣物,全身僅剩一條內褲,露出了健美的身形,發達的肌肉,陽物在褲子中部頂起一座高高的帳蓬。

  如煙半身赤裸,躺在床上,緊閉雙眼。我嘴角浮出笑意,一切盡在掌握中,我要讓這小妮子看著我健壯的身形,并親手替我脫除下身最后的束縛,跪倒在我的陽物下。

  我將如煙從床上抱起,笑道:”煙兒妹妹不要欣賞一下哥哥的雄姿么?“如煙害羞而又好奇地睜開了眼,看到我那高高豎起的帳蓬,又一下閉上了眼睛。

  我知道要征服女人,必要時需要粗暴和強制,命令道:”煙兒,快替天成哥哥脫去這塊煩人的東西,讓煙兒看看哥哥最雄壯的東西!“煙兒此時早已意亂情迷,欲火高升,順從地蹲下來,替我除去最后的束縛。

  我下身的陽莖躍然而出,高高地挺立在如煙臉前,如煙看著眼前這男性的雄風,整個身心已完全被我征服,雙手握住我的陽物,輕輕揉動起來。

  我笑道:”哥哥好看么?“

  如煙輕聲道:”好看。煙兒這輩子都是哥哥的人了?!拔倚Φ溃骸备绺鐣蹮焹阂惠呑??!罢f罷抱起如煙,扔到床上,動手撕去她下身的衣物,整具完美無暇的裸軀呈現在我面前,我粗暴地分開她的雙腿,將手探入毛茸茸的花房之中,一陣濕漉漉的感覺觸手而來,花房中早已滿是玉液瓊漿。

  我撥開草叢,兩片豐唇隨著如煙顫動的身體微微抖動,透明發亮的液汁溢在豐唇外,閃著淫糜的光茫,我用手撥開兩片豐唇,鮮紅的玉縫呈現在眼前,玉汁愛露已流滿其中。我用手指在玉縫中上下滑動,如煙忘情地呻吟出來。

  我撫向兩片陰唇上方的小突起,這個女性最敏感的部位早已充血腫脹,我剝開小突起附近的包皮,向露出原形的陰蒂吻去!我要讓她在我的愛撫中達到最高潮。如煙一聲嬌呼,渾身震顫,呻吟聲越來越大。

  我舔弄著這紅紅的豆芽嫩粒,一面吮吸著不斷流出的玉露花汁,女性陰液特有的咸咸的味道撲鼻而來,亦將我刺激得無比的興奮。終于如煙一聲大叫,在我的舔弄中達到高潮,牙關緊咬,手腳抽搐,雙手下伸擋住內粒,哀求我道:”煙兒從來沒有試過這么快樂的,哥哥就放過了煙兒罷?!拔倚χ阶焹簼M是玉液的雙手,笑道:”煙兒知道這些水水是什么嗎?“煙兒道:”不知道?!拔业溃骸边@些水水是煙兒花房歡迎客人的茶水,哥哥的肉棒便是煙兒想要歡迎的客人?!盁焹狠p聲道:”哥哥是主人不是客人,煙兒的花房只有哥哥這一個主人!“我伏到煙兒身上,陽物來在煙兒的玉縫上下摩擦著,笑道:”煙兒說得對,而且哥哥也不允許有任何其它客人闖進來!“我知道女孩子破身時不但談不上快感,而且會痛得要命,所以特意先舔弄她的陰蒂,讓她達到高潮。這樣,蓬門在剛才的高潮中就會變得松弛,有利于歡迎主人的入駐,最大程度地減輕她破身的痛苦。

  我笑道:”煙兒,我來了!“

  玉柱一挺,慢慢地插入蓬門之中。

 ?。   。   。   。性姙樽C:美人如煙裊裊來,蓬門今始為君開。

  修得前生多少世,云雨共上巫山臺。

  第07章 三女同歡

  我笑道:”煙兒,我來了!“

  玉柱一挺,慢慢地插入蓬門之中。

  將莖頭插入之后,遇到了輕微的阻力,我抱緊如煙,突破這處女的障礙,撲的突入花徑深處。如煙痛喚一聲,將我緊緊抱住,借著淫水的潤滑,我慢慢抽插著,隨著我玉莖的進出,如煙慢慢放松了身體,花徑中慢慢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我笑問:”煙兒還痛嗎?“

  如煙道:”還有點痛,還覺得麻麻癢癢的,好像有點舒服的感覺?!拔倚Φ溃骸币院筮€會更舒服呢?!罢f罷展開龍槍,施展九淺一深之法,將莖頭貼緊肉壁,來回抽刮。如煙只覺花徑被火紅滾燙的巨物塞滿,每一次進入,都刮出一波麻麻癢癢的感覺來,痛感卻越來越少,終于這種麻麻癢癢的感覺匯聚成奔流的熱浪,隨著龍槍的進去而不斷增強,在腦髓中形成一種特殊的快感,與剛才陰蒂的快感又有不同。忍不住呻吟道:”哥哥,煙兒要!“如煙窄窄緊緊的處女肉壁緊緊地握著玉柱,給我帶來無窮的快感。我加快了龍槍的進出,與剛才的輕柔緩慢完全不同,每一次深入都直抵花徑深處,將一波又一波的快樂帶給如煙,如煙終于忘記了表骸,瘋狂嬌啼。

  我們在床上翻滾著,我只覺一陣快意由莖端升起,直沖向腦髓,玉柱猛然脹大,麻癢的感覺到了頂峰,我狠狠將陽物插入如煙花徑最深處,在里面爆發出蓬勃的精華。滾燙的玉液進入如煙體內,如煙感到陽物忽然變得粗大,熱度猛然上升,接著一股滾燙的液體沖入花徑,被燙得混身直顫,亦達到快樂的頂峰。

  我們在床上久久擁抱,如煙用手揉捏著我的玉柱,在我耳邊道:”它真是了不起,能給如煙帶來這樣的快樂,它是如煙永遠的主人?!拔业溃骸彼木A已在煙兒體內流暢,煙兒的花房是它永遠的家?!叭鐭熜Φ溃骸彼院蟛恢肋€有多少個家呢,只希望能常到如煙的家里來看看?!拔倚χ还稳鐭煹谋亲?,道:”煙兒妹妹真是十足的淫娃兒!“煙兒笑道:”都是你把煙兒教壞了!“我坐起身來,抬起了半軟的玉柱,床單上點點落紅,莖端亦
?
百站百勝: 女神国际娱乐城 心水贴四肖期期中特 青海11选五开奖 湖北体彩11选5前三组遗漏 新疆11选五走势图 今期免费公开一肖一马 免费精准8码中特公开 单双中特资料799222 六六大顺顺是什么肖 黑龙江11选5组选走势图 捕鸟陷阱制作方法大全 心水贴四肖期期中特 青海11选五开奖 湖北体彩11选5前三组遗漏 新疆11选五走势图 今期免费公开一肖一马 免费精准8码中特公开 单双中特资料799222 六六大顺顺是什么肖 黑龙江11选5组选走势图 捕鸟陷阱制作方法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