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頁?????古典武俠?????
淫女俠1-3



(一)
隋朝。

隋煬帝楊廣荒淫無道,殘暴專橫,縱多苛捐雜稅讓人民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
世間市風日下,娼風日盛,且盜賊四起,人命毫無保章。

江南一帶雖是魚米之鄉,如今卻也是一片淒涼。

平阮鎮要算是一個好一點的鎮子了,賭館,茶樓,酒樓,妓院一應俱全。
離鎮不遠有一處農家,住著一對父女,父親叫韓德現年四十歲,女兒叫韓玉鳳十六歲。玉鳳從小喪母,是韓德一手把她帶大的。

韓德的父親曾是武林中人,韓德自幼便跟父親習武,后來他父親與人比武喪生,臨終前交待他不得再入江湖。

所以,韓德就在這平阮鎮做了一個農夫,取妻生子。

雖說自己不入江湖,但也不忍心家傳的武功就這樣失傳。

於是,他就把一身的功夫都傳給了女兒韓玉鳳。不知道是不是自小練武的緣故,十六歲的韓玉鳳已經發育的很好了。

細長的柳眉,小巧秀氣的鼻子,白里透紅的粉腮加上一張殷紅的小嘴,端是惹人喜愛。

兩只乳房如剛要開放的兩個花蕾,在那件花襯衫里拚命地往上頂。

纖細的腰肢和豐腴的臀部在走動時輕扭微擺,不知道迷到了多少老少爺們。
父女倆相依為命,日子到還算過得去,韓德每天都要進鎮,從鎮上回來時,他都會給玉鳳帶來一二件小玩意兒,玉鳳一高興就摟著父親的脖子,用自己的粉臉一個勁地磨蹭他的粗臉。

這一天,天快黑了,韓德還沒回家,玉鳳等禮物等得著了急,就直奔鎮里去了。

由於離鎮近,鎮里有不少人都認識她,很快她就知道父親去了一個叫【飄香院】的地方。

玉鳳知道這個地方,但她從沒進去過,以前跟父親進鎮,她總是在熟人那里等他。

來到【飄香院】門口,韓玉鳳看到幾個花枝招展的姑娘家正和路人在拉扯。
【我爹在嗎?】她問其中的一個。

【小姑娘來這里找爹啊,你爹叫什么呀?】

【韓德】

【是他啊,他在樓上七號房,你自己進去吧?!?br>
玉鳳走進【飄香院】,此刻她沒意識到這是她人生轉變的開始。

玉鳳看到一個個姑娘在男人的懷里撒嬌,隨著那些男人的手在她們的身上游走不時發出一聲嬌呼。

她每經過一個房間都會聽到【嗯嗯呀呀】的聲音從里面傳出,這些聲音令她心亂得很,想聽又怕聽。

來到七號房間,門虛掩著,她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里面只有一張床,垂著帳子,床不住地搖晃著,帳子像風吹似地閃動著,她又聽到了那種聲音【嗯 啊 輕點 噢 輕點嘛 】,她好奇地掀開了帳子,眼前的這一幕使她目瞪口呆。

只見她父親赤條條地壓在一個姑娘的身上,結實的屁股不停地上下起伏,兩腿間一根粗壯的肉棒在那姑娘尿尿的地方快速地進出著,一股股透明的液體從那里流出。

韓德雙手抓著姑娘的兩只乳房,使勁地捏著,原本雪白的乳房被他捏的通紅。兩人正在要緊關頭,誰也沒注意旁邊多了個小觀眾。

玉鳳感到口乾舌燥,臉上就像火燒一樣熱,甚至都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身子里有一種從未有過的騷動。

她心慌意亂,逃也似地跑出門口,一直跑到家中,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后來她父親回來了,依然帶來了一件小玩意兒,但這次玉鳳卻沒有去摟父親。轉眼間又過了一年,這一年里韓玉鳳的身體起了很大的變化。

過去花蕾般的乳房已經完全盛開,雪白豐滿的乳房一手還不能蓋住,粉紅的乳暈猶如一片花辨,櫻桃似的乳頭敏感的蹭過衣服時都會帶來一陣酥麻,細膩的肌膚光滑的像一匹上好的絲綢,圓圓的臀部微微上翹比去年更見豐腴,花一般的少女正是上天的傑作。

俗話說:菩薩一天還有三個念頭呢,何況是人!韓玉鳳這天就產生了一個念頭,她要出去見識一下外面的世界!她跑去跟父親說。韓德沒有反對,只是叮囑她要帶眼識人,跟著又傳授了一些武功給她。

就這樣,韓玉鳳懷著興奮的心情踏上了她的路途。

開封。

一個繁華的都市,上到皇孫貴族,下到流氓乞丐,各色各樣的人這兒都有。
一天,在街上來了一個身穿勁裝的少女,她正是韓玉鳳。玉鳳從江南出來后一直往北走,她目的地是京城。

一路上她看到的是饑民流寇,聽到的是民生哀愁,很少有這么繁華的城鎮,平阮有的這兒全有,平阮沒的這兒也有。

大街上小商販呦喝聲,賣藝人的鑼豉聲,貴族們的馬蹄聲,乞丐的乞討聲,老百姓吵鬧聲交織在一起,熱鬧非凡!

像玉鳳這樣裝扮的人本來是不起眼的,但是天生麗質難自棄,樸素的裝扮更現顯出她清純秀氣,就像高山上的一股清流注入了這個混濁的社會,給大家帶來了一片清澈。

幾乎每個男人都對她行注目禮!

玉鳳找了一間客棧住下。夜幕降臨,玉鳳已換上了一身黑色勁裝。她要去劫富濟貧!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她所帶的銀兩都施舍給了那些饑民。這次她找的是一間妓院,當然不是偷妓女的錢,而是那些嫖客的。

她從后面進入,輕輕地落在了妓院的二樓。

已是后半夜,過夜的嫖客也差不多都摟著姑娘入睡了。

玉鳳找了幾間都沒什么收穫,她輕盈地走過走廊。

前面一間房內透出了光線,她無聲無息地靠了過去,戳破窗紙往里看。
只見一個壯漢把一個窯姐壓在桌子上,正干的起勁!

剎時,一年前父親和窯姐的那一幕有重現眼前,一直埋在玉鳳心中欲望一下子全爆發了出來。

自從那天起,多少次洗澡時她都會不經意地扶摸自己的下體,多少次與父親的擁抱中,渴望他用那鬍子刺她的嬌臉。

而今,男女交合的場面又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玉鳳全身一陣異樣的酥癢,她的一雙美目緊緊盯著房間里的這對肉蟲!
只見那人扛著窯姐的雙腿,雙手大力地捏著她的大乳房。

屁股大副度地前后挺動,那沾滿淫液的陽具在窯姐的陰戶中不停地進出,那窯姐被干得七暈八素。

嘴里不停地講著胡話。

【喔 好人兒 哦! 好舒服啊 你真好 好 ??! 再重點 哼 】

門外的玉鳳已看得全身發熱,雙頰火燙,她兩手隔著衣服揉著自己的乳房,雙腿緊并不停地相互磨擦,一絲絲淫液從陰戶中流出,浸濕了底褲,不一會兒連那件緊身衣也濕了一片,她本是貓著身子,濕了的褲子貼在肉上,使翹著的臀部中間明顯地出現了一條股溝。

這一切她都渾然不知,練武人的感知和警覺此刻已完全沒有了。

這時,從走廊另一頭的房間出來一個人,這人是城中的一個員外,好色如命,但是又很懼內,平時只敢在半夜里來妓院,天沒亮就得趕回家去。

他一見到玉鳳嚇了一跳,正要大叫時卻見到玉鳳被淫水濕透了的褲子,身為風月老手的他馬上就知道這小妮子是動了春情了。

他輕手輕腳地走到玉鳳背后,輕輕嗅著玉鳳翹著的臀部,那淫水的陣陣幽香直往他的鼻子里鉆,剛剛在窯姐體內泄過的陽具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看玉鳳的打扮嚴然是一個女飛賊,可她那美好的身段,豐腴的圓臀,還有飄著清香的淫液都發出了致命的誘惑力。

員外彷彿已經看到了一具青春飄香的少女玉體,這時的他什么危險都顧不了了,雙臂一張一把抱住了玉鳳。韓玉鳳彎著腰正看得起勁,身子突然遭到了襲擊。
她本能地直起身子,扭頭向后看,卻與員外的大嘴撞個下著,一股強力的男人味撲面而來,瞬間便令這個春情蕩漾的少女再次軟化了下來。

員外半抱半拖地把玉鳳弄進了隔壁的一間房間。玉鳳迷迷糊糊的,雙手還握著自己的乳房,滿臉緋紅,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充滿了迷惑。

員外撥開玉鳳的手,取而代之,撫摸她的乳房。

玉鳳感到一陣陣酥癢從乳房開始傳向全身,而且乳房發漲,漲的她難受,她渴望眼前這個男人撫摸甚至擠捏,整個人像棉花一般軟倒在員外的懷里。員外急忙扶她上床,脫女人的衣服對他這個風月老手來說簡直不費吹灰之力,三下二下韓玉鳳雪白晶瑩的玉體便暴露在空氣當中。

嫩滑的肌膚白里透紅,高聳的雙峰顫巍巍地跟著呼吸一起一落,乳房像剝了殼的雞蛋一般,上面二粒殷紅的乳頭更襯托出了乳房的嫩白。

平滑的小腹,纖細的腰枝和肥美的臀部勾勒出優美曲線,潔白修長的雙腿緊緊并攏不留一絲縫隙,烏黑的陰毛柔順地覆蓋在陰埠上,強力的黑白對比刺激著員外的視覺神經!

這簡直就是上天的傑作,風月場中何時曾見過這等絕色!

現在就算有把刀架在這個員外的脖子上,他也不會退縮的。

老手就是老手,員外并不急著上馬。他分開那緊并著雙腿,跪在她的兩腿中間,伏下身子,仔細地欣賞她誘人的三角地帶。

處女嫣紅的陰唇緊閉著,留給他一道紅紅的細縫,一絲晶瑩的液體從這道細縫中間流出,潤濕了陰唇兩邊的陰毛。

(二)
員外看得食指大動,胖嘟嘟的手指抵住那兩片肥美的陰唇,輕輕地向外一分。
一個從未開放過的小洞首次暴露在空氣當中,里面鮮紅的嫩肉受不住外界的刺激,輕輕地顫動著,一絲透明的液體像是清沏的泉水從洞內流了出來。

欲火中燒的員外此刻正覺得口乾舌燥,見到如此情景就像是看到了瓊漿玉液一般,一頭載了下去,對著陰道口一陣猛吸。

【嗚! 不要 啊 】強力的刺激讓玉鳳禁不住發出了銷魂的呻吟聲,她本能地夾緊雙腿,嬌軀不停地扭動,彷彿不堪承受這樣的刺激。

自從韓玉鳳的私處暴露在員外面前后,玉鳳就緊張的閉上了雙眼。

可是這樣卻使得她感覺更加的敏銳,她清楚地感覺到員外的手指按在她的陰唇上,也清楚地感覺到自己從沒打開過洞洞首次接觸到了空氣,而且一縷縷的氣流因為員外的呼吸而涌入她嬌嫩的洞內,羞恥和興奮相互作用著,一股熱流從體內涌了出來。

就在這時,一張濕漉漉大嘴突然蓋在了她的陰戶上,這一下使得她猛然睜開雙眼,只見那員外伏在她的雙腿間,不停地吮吸著她的淫水。

她還重沒看到過這樣的情景,也從沒想過原來可以這樣!新鮮的刺激令她無法抗拒也無從抗拒,她只有緊緊地夾住他的頭。員外的舌頭沿著陰縫上下滑動,輕輕撩拔那敏感的花芯,舌尖不時鉆入韓玉鳳的陰道里。還是姑娘身的韓玉鳳何時曾受過如些強力的刺激,她全身不停地顫抖著,雙手不知所措地抓著床單,雪白的貝齒緊咬著下唇,雙頰泛紅,秀氣的鼻尖冒出了一層細細的汗珠。

【嗚 嗯 哼 】一絲絲輕微的媚音斷斷續續地從玉鳳的鼻子里飄出,尤其當員外粗糙的舌苔蹭過陰蒂時,媚音忽地轉高,好像在抗議什么又好像是在提示著員外什么。流到員外嘴里的淫水越來越多,員外照單全收,【咕嘟,咕嘟】地吞了下去。

是時候上馬了,員外心想。

他直起身,抹了抹嘴邊的淫水,趴到玉鳳的身上,手扶著自己早已堅挺的肉棒對準了玉鳳潮水氾濫的肉穴,只見他屁股忽地往下一沉,肉棒已整根沒入了玉鳳的肉穴中。

【??! 】玉鳳痛苦地叫出了聲,處女膜的破裂讓她感到一陣撕痛,不由自主地繃緊了身體,雙手無力地推著身上的男人,此刻的她完全是一付弱女子的模樣,她根本就忘了自己會武功,忘了只要吹灰之力就可殺了他,不要說只是推開他而已。

員外用自己的體重緊緊地壓住身下的小嬌娘,一張大嘴親吻著她的臉頰,雙手抓住她胸前的兩只小白兔溫柔地撫摸,手指更是輕輕地捏著櫻桃般的乳頭,而陽具在插入之后卻一直按兵不動。

漸漸地,玉鳳的抵抗變弱了。

緊繃的身子在員外的輕撫細摸下變得放松了,下身的痛楚也不那么強烈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漲實酥癢的感覺。這時,員外的屁股輕輕地運動了一下,【唔 】玉鳳發出了一聲輕微的呻吟。

這一聲呻吟對員外來說是一種訊號,縱橫花叢的他聽得出這聲呻吟中包含著一絲爽意。

於是,他屁股一沉一沉地開始運動起來。

他抽插得并不激烈,卻很有技巧,他懂得如何撩撥起女人性欲。連如狼似虎的婦人都在他的身下欲仙欲死,韓玉鳳一個剛破處的女娃兒他又怎會搞不定呢。
粗大的肉棒把處女緊湊的陰道撐得滿滿地,夾著一絲血紅的白色液體在抽插之間被擠出體外,順著韓玉鳳粉紅的股溝流到床上,玉鳳屁股下的床單很快就濕了一大片。

【唔 唔 哦 啊 】韓玉鳳在員外細膩的性愛技巧下快感連連,情不自禁地發出了一陣陣的呻吟,她第一次體驗到了兩性相交的歡愉,原來男女之事竟是如此美妙,她漸漸地迷失在這強烈的快感中,身體不由自主地配合起員外的動作來。

身下女子的嬌柔迎合讓員外不由地加快了抽插速度,他沒想到這小娃兒竟然天生媚骨,她陰道里的嫩肉不停地蠕動著,如一個個的肉圈圈圍繞著擠壓著他的肉棒,令他差一點就走火了,他連忙定了定心神,可不能在她未高潮前就先射精了,這小娃兒如此嬌美一定要一次就把她搞得舒舒服服的,那才可有下文啊,這是員外這么多年來的一個心得。

員外的大嘴蓋在韓玉鳳的小嘴上,一條舌頭已侵入她了的嘴里,纏著她的香舌不停地吮吸著。

韓玉鳳粉臉通紅,額頭鼻尖泌出一層細細的汗珠,她忘情地回吻著員外,一雙玉臂緊緊地摟著員外的脖子,細腰輕擺,承迎著員外的抽插。

夜,已經很深了。

床上的這對人兒還不停地糾纏著。

一個是久戰花叢的風月老手,一個是初承雨露的美麗俠女。

兩個人,此刻正拚命似地想把對方融入自己的體內。

韓玉鳳的身子扭動的越來越激烈了,銷魂的呻吟聲變得急促起來,高潮就要到了。

員外的動作也是越來越快,屁股一下下有力地抽動著。

隨著一聲嗚咽般的呻吟聲,韓玉鳳泄了,達到了有生以來的第一次高潮。
隨即員外也一陣抖索,射出了精子。

一下子世界靜了下來,兩人都一動不動地喘著氣,員外趴在玉鳳的身上,射精了的肉棒泡在玉鳳的陰道中,她的陰道有如小嘴一陣陣地吮吸著他的肉棒令他很是受用。

而玉鳳第一次經歷這強力的快感,再加上劇烈的運動,已是渾身酥軟,無力推開身上的男人,她竟然在高潮的余溫中沉沉地睡去了。

早晨,早起的鳥兒再次喚醒了睡夢中的人們,大街小巷里漸漸地傳出了叫賣聲,車輛聲和馬蹄聲,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韓玉鳳這一覺睡得特別香甜,睡夢初醒的美人倦庸地伸了個懶腰,卻發現自己全身赤裸裸的,連忙又把身子縮回被窩里,她記起了昨晚那瘋狂的一幕。
旁邊的員外還沒有醒,她看著他那張富態的圓臉,這個胖嘟嘟的傢伙就是她生命中第一個男人,就是他給自己帶來了欲仙欲死的快感,昨晚的那一幕讓她覺得臉上發燒。

正當她邊羞澀邊回味著昨晚時,卻發現員外已經醒了,正笑嘻嘻地看著她:【小美人,你醒啦!】

【嗯 】韓玉鳳輕輕地應了一聲,人已羞得直往被子里鉆。

員外輕輕托起她的粉臉,細細欣賞著她的花容月貌:【粉雕玉啄,正是我見由憐的美人啊,怎么樣,昨晚上舒服嗎?】

韓玉鳳聽到他的讚美,不由心中高興,誰知他下半句卻如此露骨,這叫她該如何回答呀,她的一張小臉頓時漲得通紅。員外見她嬌羞的模樣甚是誘人,禁不住把她摟入懷中,兩具赤裸裸的肉體立刻緊貼在一起,韓玉鳳的大腿碰到了一條軟綿綿的東西。

員外對著玉鳳的小嘴狠狠地親了一番,韓玉鳳只是象徵式地躲閃了一下,便再也沒有動作,任由得員外親吻她的小嘴。

一陣親吻過后,員外撫摸著韓玉鳳的嬌臉道:【小美人,相見便是有緣,不如到寒舍小住幾日如何?】

玉鳳宛如一個新婚的小娘子,低著頭一聲不吭,只不過是人都明白她這算是默認了。

員外把手伸進被子里,在韓玉鳳的身上肆意地游走,玉鳳的身子隨著他的手不停地扭動起來。

一番動作中,被子從兩人身上滑了下來,韓玉鳳一對飽滿的乳房露了出來,雪白的乳房上依稀可見那青色的經脈,兩粒粉紅的乳尖就像是白面饅頭上的兩點胭脂,看了直叫人流口水。

員外低下頭,輪流含啜著韓玉鳳的一對玉乳,他的一只手已溜進了玉鳳芳草淒淒的私處,在那片嬌嫩的土地上輕輕地撫摸。

韓玉鳳的身子一下子就軟了,嘴里發出了細微的呻吟。她清楚地感覺到貼在她大腿邊上的那條東西正在發熱、變大,而她自己的下體也變得火熱熱的,一股液體從她的體內深處往外流。

員外的手指很快就被弄濕了,他刻意地把手拿了上來,在韓玉鳳的面前晃了晃,讓她看看被她淫液弄濕了的手指。

玉鳳大羞,粉臉微嗔,似乎在責怪員外的無禮,而一雙美目卻蕩漾著誘人的春意。

員外淫笑著舔去手指上的淫水,然后分開韓玉鳳的雙腿,肉棒駕輕就熟地進入了她的體內。

【唔 】韓玉鳳再次迷失在性愛的快感當中

初次被男人征服的韓玉鳳真得就跟著員外來到了他家中。

令她意外的是這個員外的家底竟是如此之雄厚。

走進朱漆大門后,里面的亭臺樓閣結廊相連,長長的走廊更是九轉十八彎,轉的玉鳳幾乎都分不清東西南北了。

員外把韓玉鳳安置在了一間廂房之中,然后就出去了。

韓玉鳳打量了一下房間,房間佈置得相當雅致,比那些客棧中謂的上房要好好幾倍,不過看來并不時常有人住。

片刻工夫員外回來了,身后跟著一長串的丫鬟、下人,源源不斷地把一些生活用品搬入房中。

韓玉鳳見來了這么多人,忽地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再看那些下人,一個個低頭垂目,手腳麻利地放下東西后馬上就離開了。

原本有點空蕩蕩的房間現在已經擺滿了胭脂水粉,綾羅綢緞。

之后的幾天里,兩人就一直在這房間中享受魚水之樂。

吃的,有人按時送來,山珍海味應有盡有;穿的,似乎已經不需要了,員外總是把玉鳳剝的光光的。

在這段日子中,韓玉鳳洞徹了男人和女人的所有秘密,她第一次近距離觀察了男人的下身,第一次知道那東西不僅可以放入她的私處還可以放入她的嘴里,也第一次嘗到了男人精液的味道。

員外把所有的性愛技巧都用在了韓玉鳳的身上,不停地變換著姿勢和她作愛。
他雖年過半百,精力卻不比年輕人差,想必平時一定經常進食一些奇珍異寶來進補。在這幾天里韓玉鳳還隱約地知道,這員外是城中數一數二的巨富,常和官府打交道,做生意都快要做到朝廷上去了,可他竟然只有一妻一妾,原來他畏妻如虎,平日里也只有偷偷摸摸地嘗點腥,可不敢像這次這樣把女人帶回家中。
快樂不知時日過,韓玉鳳也不知道在這里住了幾天了,性愛的歡愉讓她如癡如醉,忘乎所以。

終於有一天,她忽地想起了她出門的初衷:她是要闖蕩江湖,劫富濟貧,行俠仗義的。

幾次她想同員外說她要走了,可只要員外一碰她的身子,她便軟綿綿地沉醉在快感當中,完全忘記了要說的話。

這一天,員外有一個應酬,他不得不出去了。

韓玉鳳趁著這個機會下定決心,離開了這間房子。

臨走時,她不忘帶走了柜子里的一疊銀票,可惜初入江湖的她不懂找什么暗格寶箱,要不然以員外的身價只拿他幾千兩銀子,簡直是在看不起他。

等到員外回來時,已是人去樓空,玉人不知何處去了。

他不由得一陣心痛,當然不是心痛那幾千兩銀子,他是痛失這個美麗的小嬌娃,以后再見的可能那真是渺茫了。

(三)
古道,西風,夕陽如血。

在一條荒涼的古道上,一個簡陋的茶寮里,來了一位衣著華麗,手持寶劍的美麗少女。她正是韓玉鳳。幾天前還是青澀可人的她,如今臉上多了一份嬌艷,再配上華麗的衣服,更是明艷照人。

她的這身衣服和手上的寶劍正是那員外在那幾天當中贈送給她的。

茶寮不大,人也不多,卻是龍蛇混雜。韓玉鳳一進門,所有的人眼光都【刷】地盯在了她身上。

幾個像是行腳趕路的粗漢子,圍在一個桌子上,一邊瞄著玉鳳一邊低聲說著一些粗俗的笑話;旁邊一桌坐著一個公子哥模樣的人,身邊像是幾個下人,他一臉輕浮的嘻笑,此刻正色瞇瞇地盯著韓玉鳳猛看。

還有一桌子坐著三個人,顯然是江湖中人,他們盯了玉鳳一陣,便低頭喝茶,只有其中一位和那個輕浮的公子哥一樣,色色地看著韓玉鳳?!具@位姑娘,您要的什么?】小二點頭哈腰地問道。

【我要三個包子,一碗茶】韓玉鳳抬起頭微笑著對那小二說道。

小二剎時愣住了,眼前的少女清麗脫俗,無邪的微笑讓人感覺到猶如春風吹拂大地一般,瞬間百花齊放。

小二一輩子從沒見過如此美麗的姑娘,一時間不禁看癡了。

韓玉鳳見到小二癡癡地盯著她看,粉臉微微一紅,輕聲叫道:【小哥 】
【??? 哦! 三個包子一碗茶,馬上就來?!啃《@才回過神來,轉身回去拿食物,那幾個粗俗漢子更是放肆地大笑起來,韓玉鳳的臉不由地更紅了。

再看那公子哥,他的口水就快要掛到桌子上了。

吃的很快就上來了。

【姑娘您慢用?!啃《R轉身還貪婪地看著韓玉鳳?!窘裢砜隙ㄓ幸粋€好夢了?!克睦锵?。

吃完以后,韓玉鳳又要了五個包子打包帶走。

那小二在遞過包子的時候竟然色膽包天地順手捏了一下玉鳳的小手,難道他沒看到那把寶劍?他就不怕手會被人剁了?!當然,韓玉鳳不會剁他的手,她羞澀地接過包子轉身走出了茶寮。

天色已經漸漸地暗了下來,前面卻還沒有看到村莊,韓玉鳳不由有點心急了:【難道今晚要露宿荒野了嗎?強盜野獸到是不怕,就怕有鬼啊 】

她不由地加快了步伐。

當她轉過一個彎道的時候,突然發現前面站著三個人,其中一個一臉淫笑地看著她,正是茶寮中的那三個江湖中人。

韓玉鳳正想打個招乎湊個伴,卻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其中一個一臉陰狠的傢伙,雙目冷冷地盯著玉鳳。韓玉鳳不由地停下腳步輕聲問道:【你們要做什么?】
那一臉色相的人嘻嘻一笑道:【也沒什么啦,只不過見小姑娘你孤身一人,想必一定寂寞,特來做個伴,此處風景優美,空氣清新,在下想和姑娘天當被地當床做一對野鴛鴦,如何???哈哈哈哈 】

韓玉鳳聽了,粉臉一紅。自從和員外分開后她還未曾和人做過那妙事,經他這一挑逗,心中不禁想起了那種美妙的感覺,呼吸頓時急促起來,飽滿的胸脯輕輕起伏,一雙美目含著春意飄向那出言挑逗她的人。

忽然,那臉色陰沉的人喝道:【老三,別多事,我們還有要事要辦,拿了東西就走?!?br>
他又對著韓玉鳳道:【姑娘,放下你手上的那把劍,我們就不為難你?!?br>韓玉鳳一聽,原來他們是為了財物而來,并不是想

她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恥,同時心中莫名地來了一股子氣:【哼!憑什么!劍是我的,為什么要給你們?!空f完還擺出了一個姿勢,分明是在說姑娘我可是會武功的哦。

那人看了二話不說,撥劍就刺。

怎么說韓玉鳳也是從小練武,只見她一個漂亮轉身,劍已出鞘,回手就是一劍。

只聽【?!康囊宦暣囗?,那人的劍已被削成了二段,【光啷】掉在地上,這一變化讓四人同時一怔。

那三人雖知這劍是寶物,卻沒想到鋒利到這種程度,同時三人眼中的貪婪之色更盛。

而韓玉鳳則是從來都沒想過手中的這把劍竟是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劍,不由地細細看去:整把劍彷彿如一汪秋水,細看之下劍身上有一些彎彎扭扭呈淡紅色的紋路,劍刃四周更是透出一汪藍芒。

臨陣對敵,豈能分神。

正當韓玉鳳看著手中的寶劍發呆時,那三人已經一齊撲了上來。

慌忙之中韓玉鳳胡亂地揮動寶劍,那三人甚是忌憚這削鐵如泥的寶劍,一輪攻擊竟然又被她逼退。

不過,這三人畢竟是老江湖了,馬上就看出了韓玉鳳底子,身影陡地一分,三人成鼎足之勢而立,把玉鳳圍在了中間。韓玉鳳從小到現在,除了和父親對練以外,根本就沒有和別的人開打過,更別說是同時和三個人打了。

不消片刻,她背后便被重重打了一掌,身子頹然到地。

那為首之人,伸手便向寶劍抓去。

突然,一聲冷笑從遠處傳來:【哼!堂堂七尺男兒,欺凌女流,奪人財物,已是不對,竟然還三人連手,可知道羞恥么?】

一條青色人影,由遠而近瞬間逼至三人身旁。那三人見此人身法如此之快,顧不得取劍,急忙抽身跳開,定睛一看,只見一青衣老者已扶起韓玉鳳,一雙攝人心神的眼睛正冷冷地盯著他們。

三人之中為首的那個沉聲道:【這位老丈,大家素昧平生,你還是不要插手為好?!?br>
【哼!老夫久未動手,正想拿你們三只小狗活動活動筋骨,這個手是插定了?!?br>聽到他辱罵自己,三人臉上都殺氣畢顯。忽然,那為首之人話鋒一轉:【看老丈的身手,我等自然不是對手。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后會有期!】
他的【期】字一出口,那個滿臉淫笑的人已撒出一陣白色粉末,其余二人同時攻向老者。

【迷魂散,這種下三濫的東西也敢對老夫使出?】他左手一翻,漫天掌印,重重疊疊蓋向那三人。

【砰】的一聲,三人竟同時中掌,身子倒射出去。

【驚濤掌!走!】為首那人一聲低呼,三人愴惶而逃。

三人逃去后,青衣老者低頭向韓玉鳳看去,只見她衣襟上沾到了些許迷魂散,而她人也已經昏迷過去了。

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了。

青衣老者抱著韓玉鳳來到了附近山上的一間破廟中。

夜,是如此的安靜,使得柴火發出的【辟啪】聲聽起來特別響亮。

青衣老者扶著韓玉鳳坐了起來,他坐在她的身后,解開她的上衣,為她檢查傷勢。

韓玉鳳光滑的雙肩露了出來,火光為她的雙肩涂上了一層迷人的光暈。
青衣老者向來覺得天下女子不過是紅粉骷髏,此刻卻不由地心中一蕩。
他連忙定了定心神,心中奇怪為何有這樣事情出現。韓玉鳳背上有一個紅色掌印,周圍微微發黑,這正是中了硃砂掌徵兆,此掌有毒,以韓玉鳳此刻的修為需盡快把毒逼出體外。

青衣老者雙手抵在韓玉鳳光滑的背脊上,以自己雄厚的內力把硃砂掌的毒逼出來。

貼在手上的肌膚如同絲綢一般光滑,赤裸的背影讓人浮想連翩,同時一縷縷女兒家身上的體香不時地傳入青衣老者的鼻孔中。

青衣老者只覺得一股欲火從小腹處升騰而起,陽具已不由自主地勃了起來。
他極力地控制著自己,專心地把韓玉鳳身上的毒全都逼了出來。

韓玉鳳再次軟倒在他的懷中,她已經醒了,看來吸入的迷魂散并不多。
可不知為何,她此刻呼吸急促,臉頰紅若桃花,一雙美麗的單鳳眼彷彿要滴出水來一般,豐滿的乳房隨著呼吸不停地上下起伏,她完全是一副春情蕩漾的模樣。

青衣老者眼睛直盯著韓玉鳳的乳房,呼吸也漸漸急促起來。

突然,韓玉鳳轉過身子撲到青衣老者的身上,青衣老者本能地伸手一擋,那知道雙手剛好抵在她的雙乳上,豐盈柔軟感覺讓他徹底投降了,他仰倒在地上。
韓玉鳳壓在他的身上,火燙的嬌臉不停地蹭著他的老臉,一只玉手伸入他的胯下,握住了那支老槍。

其實他們都不知道,他們吸入的迷魂散之中混合了一種無色無味的淫藥【陰陽合歡散】,青衣老者運功壓制住了迷魂散的藥力,卻也正因為運功的關系激發了【陰陽合歡散】的藥力,他的勃起有小半是因為韓玉鳳赤裸的身子,但主要還是這種淫藥強烈的效果所至。

兩人褲子很快就被脫掉了,韓玉鳳的小穴如同一張飢餓的小嘴急切地把青衣老者的肉棒吞了進去。

一種久違了的感覺從下身傳來,繼而傳遍了青衣老者的全身。

韓玉鳳火熱的陰道緊緊包裹著他的肉棒,細膩的嫩肉在堅硬的肉棒周圍不停地蠕動著。

青衣老者的雙手沒有離開過韓玉鳳的乳房,由開始時的輕輕撫摸變成了重重的揉捏,仔細地感受著姑娘的飽滿和柔軟。

【哦 唔 嗚啊 啊 】一陣陣銷魂的呻吟聲打破了山上夜的寧靜。韓玉鳳接近瘋狂地聳動著身子,好幾次因為她的動作幅度太大而使肉棒滑出了陰道。
她全身燙得像火燒似的,香汗淋漓,胯間的淫水更是源源不斷地從體內泌出,套合之時發出了【滋滋】的聲響。

過了一會兒,青衣老者坐了起來,雙手捧著韓玉鳳肥美的屁股,用力地抽插著。

韓玉鳳一雙玉臂纏繞著青衣老者的脖子,殷紅的朱唇主動送到他的嘴上。
面對著俏麗的嬌顏,欲火中燒的青衣老者一股腦兒地親吻著和他孫女一般年紀的韓玉鳳。他一個勁地把她的屁股壓向自己,手指幾乎都陷入了股肉之中,結實的腰板不停地挺動著,陽具在她的體內快速地進出著。

【陰陽合歡散】的藥力讓二個人都陷入了瘋狂的境階,都在拚命地扭動身子,找著快感的源頭?!九?】一聲滿足的、舒暢的呻吟從韓玉鳳的喉嚨里傳了出來,她抽搐著泄身了,滾燙的陰精從體內深處流出,澆在青衣老者的陽具上,隨即青衣老者也一陣哆嗦,結存了許多年的精液全部射入了韓玉鳳的體內。

韓玉鳳原本受傷在先,又經過如此激烈的運動,終於在青衣老者的懷里昏迷了過去 ,而她這一昏迷就是一天二夜。

韓玉鳳再次醒來已是第三天的清晨,她身上蓋著一件衣服,正是那青衣老者的外衣。

青衣老者在這天二夜之中細心呵護著韓玉鳳,用內力為她治療傷勢,才令韓玉鳳恢復得如此之快。

此刻那老者正坐在火堆旁邊烤著一只山雞,卻是一臉黯然之色。

老者見她醒來輕輕地道:【你醒了 】。

【嗯 】韓玉鳳低聲應道,她發現身上的衣服已經穿好了,想必是老者所為,不由地一陣羞澀。

忽聽老者低聲道:【老夫本想救你,不想卻對姑娘做出了如此禽獸行徑,實在是罪該萬死,如今事已至此,要殺要刮,全憑姑娘處置?!空f著拿起韓玉鳳的寶劍遞到她的面前。

韓玉鳳本就沒有要責怪他的意思,加上她隱約記得那晚是自己主動的,於是輕輕地道:【小女子之命乃是前輩所救,至於那 那事不能全怪前輩 】說完已是粉臉泛紅。那老者怔怔地看了韓玉鳳一會,長歎一聲道:【也罷。老夫這條命就先給姑娘你存著,要是有天姑娘想取便來取走是了?!?br>
韓玉鳳心想我為什么要你的性命,前晚之事多半是自己主動的,而且又是如此愉悅 。

忽聽那老者問道:【對了,姑娘你這把劍是從何而來?】

提到這把劍,韓玉鳳不禁想起了和員外的那些淫亂的日子,不由地臉上發燒。
她低著頭輕輕地道:【這劍是 是朋友送的?!?br>
看她如此羞澀的模樣,老者誤以為是那位俠士為討她歡心而送給他的:【哦,姑娘的這位朋友對姑娘正是不錯啊?!?br>
他頓了頓道:【此劍名為魚腸,是江湖中人夢寐以求的寶劍?!?br>
沒想到這把劍就是魚腸劍!

【姑娘你樣貌絹美,又身懷寶物,而你的武功 那祁連三狼只是江湖中的三流角色,恐怕你日后在江湖上行走會吃虧啊。老夫想了想,老夫最近剛好悟出了一套劍法,還未曾在江湖上用過,這套劍法輕靈多變正適合女子練習,要是姑娘你不嫌棄,我就把它傳受給你,他日你行走江湖也好作防身之用?!?br>
韓玉鳳一聽那有嫌棄之理,滿心喜歡地道:【謝謝前輩】說著起身就要拜謝。老者扶住她道:【不用不用,姑娘你不嫌棄便好?!?br>
二人已有了性的關系,這一接觸一種異樣的感覺涌上了心頭。老者連忙縮回了雙手。

【你先吃點東西,等下我就教你劍法?!?br>
【嗯!】韓玉鳳輕聲應道。

接下來的十幾天中,韓玉鳳就跟著老者練劍,除此之外便再也無事發生。
老者還以玉鳳的名字為這套劍法命名為【御風劍】

?
百站百勝: 女神国际娱乐城 浙江体采11选5开奖结果 火星双色球预测最新版安卓 3肖主6码默认论坛 2020六盒宝典开奖资料大全 深圳福彩平特一肖论坛 大乐透胆拖中奖说明 118图库 捕鱼达人4无限金币钻石 河南11选5第27期 11选五5开奖河北一定牛 浙江体采11选5开奖结果 火星双色球预测最新版安卓 3肖主6码默认论坛 2020六盒宝典开奖资料大全 深圳福彩平特一肖论坛 大乐透胆拖中奖说明 118图库 捕鱼达人4无限金币钻石 河南11选5第27期 11选五5开奖河北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