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頁?????古典武俠?????
【葫蘆姐妹】【完】
傳說葫蘆山里關著性虐狂蝎子精和蛇精。一只穿山甲不小心打穿了山洞,兩個妖精逃了出來,從此百姓遭難。

  穿山甲急忙去告訴一個老漢,只有種出七色葫蘆,才能消滅這兩個妖精。老漢種出了紅、橙、黃、綠、青、藍、紫七個大葫蘆,卻被妖精從如意鏡中窺見。

  他們摧毀不了這七個葫蘆,就把老漢和穿山甲抓去。七個葫蘆成熟了,相繼落地變成七個美女,穿著七種款式的制服 大姐大力美女穿著紅色的緊身低胸體操服和高筒絲襪 二姐千里眼順風耳穿著橙色的Ol裝和高跟鞋 三姐鐵骨嬌娃穿著黃色的吊帶連衣超短裙 其它妖怪:

  蜈蚣精絕招:百足淫虐,團抱揉捏。

  蜘蛛精絕招:淫縛蜘蛛網,麻痹毒素尾刺,射精產卵。

  蛤蟆精絕招:遠程飛撲強暴,捕獵長舌,催淫毒液。

  蜜蜂怪(群體):麻痹毒針。

  最后七姐妹被兩個妖怪一一捕獲,捆成各種淫蕩的姿勢,用性酷刑折磨,被眾妖怪奸淫受精懷孕,成為妖怪的泄欲和繁殖工具。終于有一天,七姐妹找到機會眾心合一,將癡漢蝎子精打死,用七色悶絕繩捆住了御姐蛇妖,將她封印起來。

 ?。ǎ保┐蠼惚磺?

  為了讀者著想,我們的故事從老漢,不,御姐種下七色葫蘆被妖精擄走開始,這一天只見一只紅色的大葫蘆在半空中猛的搖晃兩下,蹦到了地上,接著,葫蘆從里面被撐裂成兩半,一位穿著緊身SM皮裝,留著紅色短發的少女從里面跳了出來。

  那少女大概17、8歲的樣子,身材火爆健美,尤其是胸前那一對乳房,成橢圓狀高高的翹起,上半部分幾乎裸露出來,雪白的一片,非常性感,乳房的下半部分被包裹在一件紅色的緊身倒三角開胸皮衣之中,光潔的后背幾乎全裸,兩條雪白結實的大腿露在皮衣外面,穿著高筒高跟皮靴,很有SM女王的味道。

  【姐姐暫且多忍幾日,看我將那群妖精通通打發了 】這位神力美女說罷,活動了一下筋骨,便朝妖怪所在的山中跑去。

  妖怪山中門口便是兩只蛤蟆精把門,那蛇妖老早就看到了神力美女的誕生,便在山洞中布下層層埋伏,只等那爆乳女郎上鉤。

  【什么人?】蛤蟆精舉起紅纓槍喊道。

  【我乃是葫蘆姐妹中的大姐神力女郎,快將我姐姐交出來,否則我就踏平了你們這個山洞,殺光你們這些妖精!】神力女郎英姿颯爽,雙手插腰站在原地喊道。

  【呵呵,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個大美妞,來,爺爺我今天正好火氣大,就讓我先嘗嘗你這美妞的味道 】蛤蟆精說著便朝神力女郎飛撲過去,豈料半空中便被神力女郎一拳打到了幾十米開外,撞在了山石上。

  另一只蛤蟆精見狀,嚇的魂不附體,趕緊打開山門逃了進去,神力女郎馬上追了上去,沖入洞中。這時候,埋伏在洞內的眾妖怪已經等候多時,先是無數的蜂怪豎起屁股將麻痹毒針朝她射去,神力女郎連忙舉起一塊巨石當作盾牌,將毒針全部擋下,蜂怪射完毒針,全部退去,這時候眾小妖便殺將過來。

  先是幾個蛤蟆精,揮舞著大刀從遠處一跳而起,神力女郎微微一笑,玉腿高抬,直接將一只蛤蟆踢飛,然后雙拳齊出,又是兩只蛤蟆精被打飛撞在石壁上成了肉醬。

  【呵呵,就這點程度而已嗎?你們這些妖怪也太弱了 】神力女郎(以下簡稱大姐)笑道。

  【小心,這小妞力大無窮 】眾妖怪忌憚地往后退去,這時候還有一只蛤蟆怪從大姐的腳下爬出來,突然吐出舌頭,卷住了她的雙腿,冷不防將她拉倒在地。

  【哈哈哈,抓住了!】隨著眾妖怪的喊聲,大姐周圍的小石洞中又殺出幾只蛤蟆怪,手里拿著繩子,將繩子一下纏到了大姐身上,猛的收緊,將大姐的雙腿和雙手緊緊捆了起來。

  【啊 】大姐倒在地上,雙手被繩子貼著身子捆住,雙腿也并攏在一起被繩子纏的分不開。這時候,一只蜈蚣精手持雙斧沖了出來,一下從后面抱住大姐,用無數的手足將她的全身完全包裹起來。

  【呵呵,大力妞,被本大爺的百足纏住,你就別想掙脫了,好好讓我們樂一樂吧 】蜈蚣精淫笑著,無數的大手在大姐的身上摸來摸去。

  【啊 啊 放開我! 死妖怪 】大姐嬌叫著,扭動著身體掙扎著,蜈蚣精突然將身子彎曲,將大姐的身體壓成一團,開始像滾球一般滾了起來。

  【呀啊 】大姐頓時覺得頭暈眼花,渾身都不自在。

  不過蜈蚣精沒能爽多久,便覺得有點不對勁,只聽大姐大喝一聲,繩子和他一起便被絕對壓倒的力量撐飛開來。

  【啥?咋回事?!】蜈蚣精一個絕對正宗的蜈蚣彈從地上彈起來,只見大姐面帶輕蔑的微笑,站在原地,周圍全是因為繩斷而摔了個大跟頭的蛤蟆精。

  【哼,竟然暗算本小姐?那只死蜈蚣,你給我記著 】大姐朝蜈蚣精說著,順手抓起一塊大石,一家伙便砸了過來。

  【啊???!】蜈蚣精連喊的時間都不夠,就被壓在了大石之下,眾小妖見領班慘遭毒手,紛紛逃竄。

  【真是掃興,這群妖怪也太弱了,就讓本小姐今天一并除掉好了 】大姐說著朝洞內跑去,這時候在里面窺視的蛇妖和蝎子精也被她的神力嚇了一跳,不過御姐蛇妖卻不驚慌。

  【大王不要驚慌,這爆乳小妞只是個有勇無謀的種,遲早要被我們生擒?!俊竞?,這小妞還挺囂張的,不過身材真是一級的棒,等抓住她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蹂躪她,哈哈哈 】蝎子精淫笑著。

  【討厭,大王不是已經有我了嗎?怎么還打那小妞的主意?】御姐假裝生氣的說道。

  【美人不要吃醋嘛,到時候也少不了你玩的,嘿嘿嘿 】【你們給本小姐滾出來,快將我姐姐放了 】大姐走到一個大廳中,空曠無人,突然間,從周圍的石洞中射出了無數的箭,大姐微微一笑,來了個五連后空翻,毫發無傷,只留下地上一排排整齊的箭身。

  【哼,真是一群草包,這樣就不敢出來了?!看蠼阏f著,單手頂住了上面降下的石壁,然后輕松的走了過去。

  【小妞,挺厲害的嘛,就讓本大王來陪你玩玩?!侩S著一個邪惡的聲音傳來,蝎子精揮舞著大鉗子走了出來。

  【哈哈,原來你就是這山洞的妖精頭頭嗎?長的這副丑樣,也敢出來見人?】大姐用嘲諷的語調說道。

  【你這家伙,竟敢嘲笑本王?看我把你給干死??!】蝎子精惱羞成怒,揮舞巨鉗朝大姐撲去,哪想到那巨鉗被大姐一把抓住,竟然將他連人一起舉了起來,然后原地轉了三圈,象鐵餅一般甩了出去。

  【啊呀呀 】蝎子精慘叫一聲,腦袋上已經撞了個大包。

  【喲,到底是頭頭啊,還挺經打的呢 】大姐在一旁笑道。

  【你 你等著 】蝎子精說罷又重新朝大姐撲去,這次大姐沒有反抗,任他鉗住自己的雙手,但是任憑蝎子精怎么用力,也無法推的動她。

  【該 該死 】

  【怎么,大王,這就沒力了嗎?真讓我失望呢?】大姐媚笑著一腳踢到蝎子精的肚子上,只聽【哇哇??!】一聲慘叫,蝎子精便以時速xx公里朝后飛去,一路上吐出三天內所吃的山珍海味無數。

  就在大姐得意的時候,突然覺得身體有點微妙的變化,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她就覺得自己有些微微的嬌喘起來。

  【呵呵,小妞,發現不對勁了嗎?你之前打飛的那些蛤蟆精的毒囊里,可都是烈性的催淫毒素啊 】蛇妖在妖鏡前笑道。

  【奇怪 突然間,很想 那個 ?】大姐忍不住用手撫摸起自己高聳的胸部來,下身被皮衣勒住的蜜穴口也開始濕潤起來,雪白的大腿收在一起不住的摩擦著。

  無敵小強蝎子精這時候終于從撞擊點跑了回來,他一見到大姐這副嬌喘的媚態,小弟弟立刻怒挺而起。

  【哈哈,怎么了,小妞,開始發春了?要不要本大爺幫你解決???】蝎子精淫笑道。

  【啊 啊 哼,那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啊 】大姐媚笑道。

  【小的們都出來,今天我們就把這美妞就地奸了哈哈 】蝎子精大喊。

  于是,從大大小小的石洞中,一大堆妖怪殺了出來。

  【人還不少啊,那么想侵犯我嗎?好,只要你們能抓得住我,就隨你們處置 】大姐現在性欲高漲難耐,實在受不了了,滿腦子都是xxoo的場景。

  【她已經不行了,大家上??!】蝎子精一聲令下,眾妖便一擁而上,但是大姐并沒打算就范,而是忍著亢奮的性欲將上來的妖怪一一打飛,但是她越激烈的運動,催淫毒素的藥力就越強,漸漸的,她的雙手被蛤蟆的舌頭纏住,雙腿也被繩子套住拉往兩邊。

  【嗯 啊 】大姐扭動著火爆的身體在呻吟著,蠕動的雪白大腿和不斷彈動的乳房,看的妖怪們鼻血狂噴,蝎子精更是怪叫一聲,一下用尾巴纏住大姐的小蠻腰,將他那堅硬無比的巨物插進了大姐的下體。

  【啊啊啊 】大姐嬌媚的呻吟起來,那一根滾燙的東西讓她無比的舒暢,隨著蝎子精的大力抽插,她也跟著興奮的扭動腰肢。

  【哈哈哈哈,好爽,這身體太美味了 】蝎子精興奮的大叫著,剩下的小妖也紛紛亮出武器,捏開大姐的嘴,對準那收緊的后庭就插了進去。

  【嗚嗚嗚 】大姐的一對爆乳被小妖捏在手里,彈性十足,在一陣高過一陣的浪叫聲中,大姐的全身被妖怪們的精液射的一塌糊涂。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正在蝎子精還在爽的時候,突然覺得有什么東西從頭頂飛過,然后自己下身一陣劇痛,被大姐一腳踢的飛了出去。

  【啊 啊 該死 便宜你們了 】大姐從精液中站了起來,將被扯出的一對乳房塞回衣服內,原本趴在她身上奸淫她的妖怪,此刻都成了UFO。

  【沒想到自己會變的這么淫蕩 給他們有機可乘 】大姐捂著下身走到洞內一處泉水邊,開始清洗身上的污穢。

  潔白的玉體經過泉水的清洗,變的越發柔滑動人,大姐卻不知道,在她的身后,一個黑影正慢慢的降下。

  【誰?!】大姐聽到了好像風吹的聲音,等她回過頭的時候,只看到一大團白色絲線將自己的身子包裹起來,幾只巨大的蜘蛛精,正從肚子處不斷的噴出絲線,一點點將她包裹起來。

  【蜘蛛網?】大姐剛后退幾步,便被一張大網網住,蜘蛛絲在她身上越纏越多,她的雙手被裹在身后,活動范圍越來越少,雙腿也被逐漸收緊。

  【不行 這蜘蛛絲韌性好強 扯不斷 】大姐倒在地上扭動身子掙扎著,幾只大蜘蛛精淫笑著落到地面上,將屁股湊到她的面前,繼續不停的噴著蜘蛛絲,漸漸的,大姐的全身都被白色的蜘蛛絲包裹起來,連嘴巴都被封住,發不出聲音。

  【嗚 】大姐姐被包裹在蜘蛛絲中,曼妙的身子在地上蠕動著,這時候一只蜘蛛精將屁股一下刺到大姐高翹的臀部上,將大量的麻痹毒素射進了大姐的體內。

  【嗚 】大姐原本劇烈掙扎的身體頓時縮成一團,動作也變的緩慢下來。

  【糟糕 渾身無力 啊 好緊 】

  【這 這是哪 】大姐逐漸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被關在了一個房子里,她的雙手被反捆在身后,手掌握拳用蜘蛛絲裹了起來,一對巨乳已經被從皮衣中揪了出來,根部被巨大鐵鉗夾住,身上扎滿了拘束皮帶,雪白的玉腿也被繩子一圈圈的緊緊捆在一起,連高根皮靴的腳踝處也被鎖鏈纏了幾圈鎖住。

  【好緊,動不了啊 】大姐試著扯動著渾身的繩子,發現自己依然沒有力氣。

  【呵呵,大力妞,總算抓住你了,別費力氣了,你身上的麻痹毒藥效果還沒過?!繌暮诎抵?,走出兩個身影,一個高大猙獰,是蝎子精,一個高挑婀娜,是御姐蛇妖。

  蝎子精就不說了,只見那蛇妖一頭烏黑的秀發在頭上盤成漂亮的發髻,插著一把短劍樣子的發簪,一張標準的瓜子臉,細長的柳月眉,紅艷的雙唇,還有一雙能勾魂攝魄的妖媚無比的媚眼,讓同是身為女人的大姐看了都有一種驚艷的感覺。

  不過這蛇妖可不是什么善類,她的細長的玉頸上戴著精致的項鏈,裸露出酥胸和肩膀,身上穿的是黑色半透明的吊帶背心,在肚臍的部位留出一個大大的紅桃鏤空,一條短的不能再短的超短裙剛好遮住她那無比正宗的水蛇腰和高翹性感的臀部,兩雙黑色的,紋著蛇身的吊帶絲襪從裙下一直包裹著她的修長玉足,讓人看了絕對會血脈賁張。

  【妖精,你把我姐姐關在哪了?快把她交出來,否則我的妹妹們不會放過你們的 】【呵呵,都到這個地步了,你還是先擔心一下你自己吧,我的小美人 】蛇妖媚笑著亮出了手中的鞭子,而蝎子精則是用兩個大鉗徑直鉗住了大姐乳房上那對脆弱而敏感的乳頭,將它們拉長開來。

  【啊啊 住手 好痛 】大姐嬌叫起來,在蝎子精的淫笑聲中,她那火爆的身子開始了曼妙的舞蹈

?????? (2)獨闖淫窩

?????? 【啊 啊 呀啊啊啊 】蛇妖的皮鞭又一下狠狠地抽在了大姐高翹的乳房上,在雪白的肌膚上留下又一道紅印。

  【大王,怎么樣,這個小妞夠味道吧?】蛇妖笑道。

  【嘿 嘿 夠辣哈哈 看我把她的肚子搞大 哈哈哈 】蝎子精從身后抱著大姐的小蠻腰將自己丑陋而巨大的肉鞭插進大姐的蜜穴中正搗的不亦樂乎。

  【再射一次哈哈哈哈 】蝎子精大叫著,下身一陣劇烈的顫動,大姐的小腹頓時一下鼓脹起來。

  【呀啊 】大姐睜大眼睛嬌叫一聲,渾身繃緊,接著嘩啦一聲,大量的精液隨著蝎子精肉鞭的回抽倒噴出來,粘在了大姐雪白修長的玉腿上。

  【怎么樣?小美女,爽不爽?我們大王的興致一來,不射個七七四十九次是不會罷手的,我真有點擔心他的那根東西會把你的肚子頂穿啊 】蛇妖壞笑道。

  【什 什么?不 】大姐在蝎子精的懷里掙扎著,無奈她天生神力,現在卻什么力氣也沒有,蝎子精剛射過5、6次,才剛剛開始,大姐香汗淋漓花枝亂顫的健美嬌軀簡直是天生的催情猛藥,蝎子精越戰越勇,下身那條東西吸收了大姐的精氣越變越粗,越來越硬,剛射過又堅挺無比,開始了新一輪的狂插。

  【啊啊啊啊 】

  【看你年紀輕輕,這奶子比我還豐滿,真是不可多得的尤物,就讓姐姐我幫你把它們變的再大一點哈哈哈 】蛇妖說著從腰后取出一個小瓶,捏開大姐的嘴將里面的藥水灌了下去。

  【這是從各種含有催乳成分的水果,草藥和毒素中提煉出來的『爆乳媚藥』,就拿你這個小美人先做個實驗好了 】蛇妖說著念起催化咒語,讓藥效超快的發作。

  【啊 住手 我的胸好漲 好漲 啊啊???!】只見大姐的那對原本就很大的乳房,竟然又繼續往上翹起,變的更圓更長,猶如兩個橢圓的西瓜掛在胸前。

  【真是汁多肉厚啊,哈哈 】蝎子精淫笑著用大鉗子迫不及待的喀嚓一下朝那兩個大西瓜鉗了下去,只聽【撲哧??!】一聲,大股的乳汁竟然被他生生的壓了出來,正噴在蛇妖那美艷的臉上。

  【啊啊啊 住手 】大姐的乳房被蝎子精用力的從中間擰來擰去,變成了兩個泉眼一般,朝四周噴出或粗或細的乳汁,淫蕩無比。

  【哎呀,這樣亂噴可不行,讓姐姐給你戴上兩個套套 】蛇妖笑著從旁邊的黑水池中抓住兩條小水蛭,慢慢的舉到大姐的面前。

  【啊啊 不 呀 】大姐的眼里露出極度惡心的神色,但是沒等她說出話來,蝎子精在后面用力的一頂,她立刻被插的浪叫起來,紅色的短發隨著美麗的臉上下搖晃。

  兩只水蛭就這樣張口牢牢吸在了大姐的乳頭,不過它們吸的不是人血,而是乳汁!不一會,它們的身子就開始逐漸膨脹,又細又長的形狀變成橢圓形,就好象大姐的兩只乳頭被拉長了似的。

  【呵呵,看起來很漂亮呢,還有一瓶,是從蛤蟆精身上提煉出來的春藥,你已經嘗過了它的滋味,這瓶濃縮的藥效可是普通的10倍哦 】蛇妖把另一個瓶子的瓶蓋打開,搖晃著她的水蛇腰圍著大姐和大王轉了一圈。

  【真可惜,原本我還想自己用的 有點舍不得呢 】蛇妖媚笑著握住了大姐翕動的下巴。

  【嗚 嗚 】一瓶春藥就這么灌了進去,只見大姐的渾身立刻起了激烈的反應,整個身體不住的抽搐,更加亢奮的浪叫起來。

  【啊啊啊 熱!熱啊 】性感的紅發女郎在蝎子精的肉鞭上瘋狂地扭動腰肢浪叫著,一對比西瓜還大的巨乳上下亂顫,隨著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她被爽的翻起了白眼,香津直流,肚子被越來越粗長的肉鞭頂出一個小小的突起 在葫蘆藤上,又一顆橙色的葫蘆掉在了地上,這次出來的是一位 戴著白色兔耳朵,穿著兔女郎服裝的美女,她的身材比她姐姐略瘦和略矮一些,但是雙腿修長,穿著黑色的網眼襪,在長長的睫毛下,有一雙會放電的大眼睛和高挺的鼻子,以及一張秀氣的小嘴,黑色的秀發長及肩膀,看上去充滿著靈氣。

  【奇怪,姐姐去了那么久怎么都沒消息呢? 】這位兔女二姐立刻使用千里眼,查看妖洞中的情況,卻看見她的姐姐正被蝎子精抱在懷里,胸前的皮衣敞開,全身都是渾濁的精液,正在一下一上的不住的浪叫,表情極其的淫蕩。

  【啊 怎么會 】二姐看見她大姐的那對比西瓜還大的巨乳在半空中四處亂晃,一邊晃一邊飆著奶水,吸在乳頭上那對水蛭已經變成了球形,也隨著那對巨乳動搖西蕩。

  至于她大姐發出的那些不堪入耳淫蕩至極的浪叫聲,更是讓她面紅耳赤,趕緊停止了查探。

  【大姐她 怎么變的這么 淫蕩? 】

 ?。ǎ常?

  【哼 蛇妖和蝎子精 一定要把大姐救出來 但是,看大姐的樣子似乎很享受呢!】順風耳不斷地接收到遙遠的妖洞深處傳來的蝎子精的淫聲浪語和大姐夾雜著痛苦和歡娛的呻吟聲。二姐看得聽得自己也一陣陣的發熱,身下竟也濡濕了一片,橙色的兔女郎裝的遮羞處被淫水濕成了深褐色。乳頭漲得挺立了出來,足有半寸高 【不能再看了 沒想到我竟也這么淫蕩呢 還是先救出大姐,殺掉蛇妖和蝎子精再說吧 】二姐快步向妖洞跑去。

  妖洞深處,淫亂的【盛宴】還在繼續著 【哈哈,夫人,你看我們就把這個小妞弄成奶牛好了,這對豪乳真讓人愛不釋手??!乳汁又香又甜,而且源源不斷,夫人配的藥真是神效無比??!】蝎子精從后面不斷的插著大姐的嫩穴,一對大螯也沒有閑著,不斷的夾著大姐那對夸張的乳房的根部。

  一股股潔白香濃的奶汁不斷從大姐乳頭上插著的2個細麥稈中流到2個巨大的容器中。那容器有些像是鼎,但是有5個腳支撐著。大姐的手腳仍被蜘蛛絲緊緊地捆住,呈大字型的分開,小嘴中也堵著一捆蛛絲,并在腦后捆好固定。

  使她的嘴被撐的大大的無法合上。而且由于蛛絲上含有大量的麻痹毒素和混合了催淫和催乳的毒汁,大姐的口水流了一地不說,藥水也被灌了一肚子。乳房也還在緩緩的不斷的膨脹。小穴中的淫水也是越流越多,口中【唔 唔】的發出淫蕩的悶叫聲。

  蝎子精一直插到筋疲力盡才戀戀不舍的從大姐的小穴中拔出自己碩大的陽具。

  后面的蛤蟆精立刻吐出又粘又長的舌頭繼續插著大姐 兩只蛤蟆精疊在一起,分別輪流插入大姐的小穴中,有如激烈的活塞運動,不斷地抽插,并且速度越來越快,大姐發悶的叫聲也是越來越快,越來越高?!具? 唔 唔 】猛然間大姐全身的肌肉都僵直了,一對豪乳在胸前微微的顫動,似乎在積蓄著最后的力量 兩只蛤蟆精的舌頭都在小穴里被緊緊地夾住了,洞穴中的一眾小妖一齊使力也拽不動兩只蛤蟆精。

  【夾得好緊??!這小妞真是尤物啊 不光是頭奶牛 】話音剛落,大姐突然間眼往上翻【唔?。?!】的一聲。眼淚,口水,乳汁和一股濃濃的陰精同時噴涌而出 力量大得將兩只蛤蟆精沖出去好遠 汗水,淚水,淫水,奶水噴流了一身,一地 大姐人也跟著昏了過去。整個身子癱軟下來,掛在了那里。

  蛇妖命小妖們用蜘蛛絲繃住大姐全身的穴道后又將大姐的上身五花大綁,下身,大腿,小腿并起捆好赤身裸體的用竹杠串起,駟馬倒攢蹄地抬了下去。

  【大王今天真是雄起啊 平日里怎么不見您這么大的勁頭???!】蛇妖臉色不善,小妖們見夫人打翻了醋壇子哪個還敢多話,紛紛向洞外退了出去。

  蛇妖偎在蝎子精的身旁,命小妖端上兩大杯新鮮的乳汁,2妖對碰飲了,蛇妖才道:【剛才您忙著過癮時,我已經命人調查過了,這是7個葫蘆姐妹中的大姐,力大無窮可惜沒有頭腦,略施小計便擒了她。調教成了頭奶牛淫娃!不過葫蘆姐妹一共有7個,各有絕招在身。咱們也不能大意了。我有個法寶叫一孔乾坤鏡,放在這里可以看到整個山洞的全部地方,毫發可辨。我們在鏡中便可以知道這葫蘆姐妹到底有什么能耐,也好有個對策?!俊痉蛉硕鄳]了!想那幾個小妞能有多大能耐?!到時候若再來幾個更好。全部調教成性奴!咱們日后便有的樂了!以往每五年一次的黑峰山萬淫洞的性虐大會咱們都因為沒有像樣的性奴不能參加,一直十分的遺憾。如今便將這7個葫蘆姐妹都抓了來,調教好以后想必在性虐大會中奪魁也是小事一樁!哈哈哈哈哈!】蛇妖聽得也來了興致,忙喚來小妖嚴守洞口,洞中各處加崗加哨,暗設機關。

  以便將葫蘆姐妹們一網打盡 眾小妖一齊動手大興土木,直至半夜才算完成。山洞中層層機關嚴陣以待 二姐一路飛奔不敢怠慢,但是一半的心思用在了觀察周圍地形環境上。直到三更天后才轉到了山洞口的不遠處。千里眼的另一個功用便是透視的能力,雖然穿透的距離有限,但也被二姐瞧了個大概。

  二姐的心思縝密,知道不能從正面闖進去,而且大姐在山洞深處 白天山洞各處機關打開,還能看得清楚。深夜本身就光線不好,蛇妖又加了無數機關,便找不到大姐的位置了 二姐決定繞過山洞的正面,從山腰的一側進入 半山腰上一處泉水瀉成了小湖,在星光的反射下湖畔有東西閃爍著異樣的光亮?!具@是蜘蛛絲 看來大姐就是在這里被它們抓住的。這附近應當有個入口才對 】四下觀望,果然發現一個黑漆漆的洞口。二姐在確定了周圍無人巡查后,閃身進了山洞 洞穴中十分的寬敞,山頂的泉水濕潤著洞中的石壁。洞頂的石鐘乳緩緩的滴著水滴 二姐輕手輕腳的潛行。側耳傾聽,除了偶爾的幾聲輕微的【咔噠】聲外,再無其它聲音。借著洞口射進的微光還可以看到洞的深處,十數個一人多高的小洞口盡在眼中。

  二姐不禁皺了皺眉頭,【這么多個洞口要是挨個找過來兩天也找不完!只好一個一個的來了。一定要救出大姐才行!】想罷,二姐便向左手邊第一個洞口走去 剛走出幾步,二姐突然感到腳下一軟,身子向前撲倒?!局┲刖W!】二姐心中大吃一驚!身子立刻全力向右側擰了過去,接著幾個側翻,已經跳出了幾丈之外 【幸好剛才在湖邊撿到個蜘蛛網的殘片,現在還粘在我手上。不然早就中了妖怪的陷阱了 !】二姐站起身形,平靜了一下心情才發現左腳的高跟靴子已經粘在蜘蛛網上了,白嫩的小腳踏在又尖又硬的碎石上,十分的不舒服 二姐剛要再走,猛然間聽到一陣急促的【咔噠】聲自洞頂上襲來。二姐抬頭借著洞口的微光看到星星點點的光亮閃過,鼻子中聞到一陣的腥臭的氣息。一張蜘蛛網從洞頂直罩下來!二姐就勢向前一躍,從空隙之間躲了過去。

  但那張蜘蛛網竟似有了靈性一般,眼見要罩在地上卻忽然間騰空折起,從后面兜著屁股地又撲向二姐 幾個回合下來,二姐不禁心下生疑【怎么如此的靈活?!竟似活的一樣!難道是被施了妖術不成?!】當蜘蛛網再次撲下的時候,二姐全神貫注地觀察終于發現了其中的機關:

  原來那陣【咔噠】聲是蝙蝠發出來的。網的四個角被這些畜生抓著,難怪在黑暗中也能如此的靈活!【要速戰速決!否則可是對我不利!我已經暴露了 】在洞的深處,蛇妖和蝎子精正在一孔乾坤鏡中看著戰況?!具@二姐身手敏捷,而且在黑暗中竟然可以躲開蝙蝠蜘蛛網的攻擊,真是匪夷所思啊 不過這身材 嘖 嘖 嘖 好正點?。?!不似那個大姐那般的豐滿,卻有著一份輕盈的美麗 】蝎子精還在看得來勁時蛇妖已經嬌叱著指揮了起來【快!再派出兩對蝙蝠!

  看她怎么躲過三對蝙蝠的攻擊!】說話間,又有兩對蝙蝠掛著蜘蛛網飛了出去 三組蝙蝠蜘蛛網從三個不同的角度罩向二姐,二姐憑著千里眼,順風耳閃躲著撲來的蜘蛛網。不過,三張蜘蛛網并非好對付的。不多久,二姐已是柔發散亂,香汗淋漓。雖然人未被罩住,但是已經被蜘蛛網掛掉了兔女郎裝的耳朵,手套和另一只高跟靴。衣衫也被蝙蝠的利爪劃破了許多地方,支離破碎 乾坤鏡前,蛇妖已經看出了名堂?!敬笸? 我已經有辦法收拾這個二姐了 】

?????? (4)

?????? 【哦?!夫人有何妙計?】【大王請看,在如此黑暗的洞中,那小妞竟可以與蝙蝠相抗。而且3隊蝙蝠也抓不住她。若再多派,咱們的蜘蛛網便施展不開了 這小妞如此敏捷和靈動,想來眼睛和耳朵定然是十分的靈便。我們就將唯一的洞口封住,然后便 】蛇妖和蝎子精耳語了幾句,蝎子精連聲稱妙 二姐已經是大禍臨頭 一切都按計劃進行著 幾只蜘蛛精吐出毒絲將二姐進來時的洞口完全封住。

  洞中剎時間漆黑一片!連剛剛那一點點星光也沒有了。二姐心頭一緊,耳邊除了那更顯緊密的【咔噠】聲外,一陣【悉嗦】的聲音讓二姐全身都發毛 【又有什么東西???!情況越來越糟!看來要盡快脫身才行!】二姐邊想著憑著記憶中的方位向洞口的方向移動。對方似乎洞悉了她的意圖,一隊蝙蝠始終在洞口前狹長的隧道旁徘徊 一個多時辰的搏斗和閃躲使二姐已經筋疲力盡。一邊嬌喘著躲避蝙蝠蜘蛛網的進攻,一邊急謀脫身之策 但她也已經覺察到那【悉嗦】聲離自己越來越近!

  【那東西已經縮小包圍圈了!】未及細想,兩張蜘蛛網分從左右兩側撲來 二姐下意識的向后退去。剛退出兩步,身子突然被什么東西從后面整個緊緊地抱??!

  還沒等她有所反應,身子便被硬生生的抱成一團向前滾去!天旋地轉中二姐發力掙扎,試圖掙脫束縛。才發現抱住她的正是蜈蚣精,用的也正是【抱團揉捏】!

  多達22對的長足都已嵌入二姐白嫩的肉中,不斷的交替撕扯,揉捏。并且反復的注入毒汁?!具疫? 小妞,我的這招百足淫虐夠勁吧?!】此時,二姐已經頭暈目眩,她沒有大姐那樣的力量和體格,自然難以相抗。

  毒汁已經開始發揮效力,二姐四肢癱軟,漸漸失去了反抗能力。但蜈蚣精并沒有停止的意思,它猛然間爬到二姐的正面,將二姐的雙手高舉過頭,緊緊地抱住二姐呈【1】字型。然后發力抱起,將二姐又抱成了團。但這次二姐是面朝外的反弓O型,極其痛苦!腰,腿,胳膊的骨骼【咯咯】作響 蜈蚣精沒有再滾動,它已經感到二姐反抗的力量已經十分的微弱了 此時,洞中已燃起了火把。蛇妖和蝎子精從洞的深處并肩走出。蛇妖略帶輕蔑地道:【在乾坤鏡中我已經知道了你的千里眼和順風耳 但你只要看不見便沒什么了不起的了??次以趺词帐澳? 】說話間,一擺手。四只蝙蝠飛出,放下了爪中的東西后又飛了回去。二姐這時全身難以動彈但卻看得清楚:那是2只水蛭和2只小蜈蚣!而且已經爬到了自己的身前 水蛭鉆入了二姐的耳朵中完全封閉了聽力,蜈蚣則爬到眼睛上,用長足硬將二姐的上下眼皮拉到了一起,封住了二姐的眼睛 從外面看上去二姐的眼睛上就像是拉上了拉鏈一樣。而同時兩只小蜈蚣和水蛭不斷地將麻痹毒素注入二姐的眼睛和耳朵里!劇烈的疼痛使二姐的全身都在顫抖,她暴起最后的力量打算掙脫,但蜈蚣精就勢一滾,已經眼前一片黑暗的二姐只覺眩暈欲嘔,便失去了知覺 一陣冷風伴隨著疼痛將二姐從昏迷中叫醒,她下意識睜眼望去,發覺不知什么時候蜈蚣和水蛭已經不在了。但是自己雖然能看到周圍事物卻無法及遠,而聽力也已經和普通人沒什么兩樣 而身體則被人用蜘蛛絲捆綁反吊起來!不是一般的駟馬倒攢蹄,而是極限!——身體反弓,小腿和大腿迭在一起,腳踝靠近大腿根捆起,雙手反背從手肘處捆在一起,手腕緊緊地捆在一起,并且極限的貼近膝蓋,而手肘幾乎與腳踝捆在一起!

  柔順的長發也被蜘蛛絲纏成辮子向后拉起,與手腳結合處的蜘蛛絲系在一起。

  使二姐不得不昂起頭,下巴向前。從脖子到膝蓋形成一條直線 就像一只肉粽一樣被人反吊在半空中。一絲不掛,也動彈不得。手腳吊在身后已經麻木,而且疼痛不已,有如針刺一般。

  【哼哼 小妞,這次知道我的手段了吧?!任你再怎么厲害,遇到姑奶奶也是白搭 】二姐怒目而視,張口欲罵。卻因口球的緣故發不出什么聲音。蝎子精在一旁看著被駟馬倒攢蹄吊在空中的二姐,白皙的皮膚,凹凸有致的身段不斷的扭動,哪里還按捺的???兩步走上前去,將二姐略略放下,把高度調節到【合適】的位置,便一把扯掉了二姐嘴上的口球 由于封閉太久又有麻痹毒素,二姐的小嘴依舊保持著張開的狀態,無法閉上。

  蝎子精長身而起,將又粗又長的陽具徑直插入二姐的口中,直深入喉嚨深處!蝎子精的陽具實在太長,而二姐的姿勢也是口交中深喉的最標準的體位,陽具甚至直接插到了食道中 二姐感到自己的身體幾乎被頂穿了,幾次想要反胃嘔吐將陽具吐出,但終因全身都被緊緊地捆住吊起,手腳無法動彈,根本無從使力 而喉頭深處的陣陣抖動反而使蝎子精的龜頭感到被緊緊地包住,就似插入小穴中一樣,一陣緊一陣松,觸電般的快感直沖腦頂!他更加瘋狂地抽動起來,二姐無法抗拒,所能做的只是在陽具抽動的間隙從喉嚨深處發出有節奏的【呵??!】【呵??!】的聲音 二姐只覺得一陣陣的反胃,可胃液剛反上來又被陽具無情地擋回到胃里 這種想吐又吐不出來的感覺讓二姐的眼淚都流了下來。這梨花帶雨般的嬌柔卻只會更加刺激蝎子精的性虐欲望,只會讓他更瘋狂地抽插!

  蛇妖這時也湊了過來,她一邊將數只體型奇異的小蜘蛛放在了二姐的身上,一邊勸道:【大王 別那么猴急嘛 小妞,我告訴你,這是你姑奶奶專門從淫網山千蛛洞帶回來的『萬淫黑寡婦』,被它刺過的地方會變得奇癢無比!

  而它的毒汁中又被我調進了烈性的催淫毒素!你就等著慢慢的享受吧 】二姐拼命地扭動身體不讓蛇妖得逞,但被捆成肉粽似的吊在空中,再怎么掙扎也是徒勞,何況她還被蝎子精插入的陽具固定住了上半身 蛇妖小心翼翼的用【萬淫黑寡婦】分別在二姐的百匯穴,兩個乳頭,陰道,陰蒂,肛門和會陰穴上刺了幾下。雖然毒汁很少,但是毒性卻異常猛烈!前面蝎子精正在享受口爆的快感時猛然感到二姐的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隨著一陣【呵呵】的聲音,陽具竟然被二姐完全吸了進去 很明顯,二姐正在經受巨大的折磨 在強烈的抖動中,蝎子精終于忍不住射了出來,濃濃的精液更是直接噴射進了二姐的胃中!蝎子精將陽具從二姐的口中拔了出來,瞬即又將口球塞入二姐口中,這才退開兩步。

  只見二姐全身汗水不斷地滴到地上,猶如從水里撈出來一樣,已經形成了一片水滓,小穴中晶瑩的黏液也是汩汩而出,由于量十分大,已經和地面連成了一條晶亮的淫水線。屁眼更是一張一合的不斷噴出黏液,在二姐身后二尺遠的地方打濕了一片 二姐臉色緋紅,鳳眼中滿是欲望的火光,口水順著蜘蛛網做成的口球不停的流到嘴邊,下巴,直至滴到地上。她的全身都在輕輕地顫動,正在極力忍耐著【萬淫黑寡婦】的毒汁帶來的巨大的淫欲的刺激和那無休止的很癢的感覺!

  【夫人,這小妞怎么了?!】

  【大王,您有所不知,我在她的屁眼里放了3只,在她的陰蒂上放了2只,乳頭上放了1只。但這些都是局部的刺激,最重要的是在她的百匯穴和會陰穴上分別刺了2下,這樣就讓她全身的經脈貫通了起來,只要有一個地方稍有刺激就會讓全身都起連鎖反應,都癢起來,毒素就會在她的性感帶上起作用。

  而為了抗拒,她的身體就會分泌出大量的液體來減緩很癢的感覺,不過因為已經注入了萬淫黑寡婦的毒素,她分泌的液體已經不是普通的體液而是烈性的催淫毒素了,而這烈性的催淫毒素又將讓她的身體變得更空虛,更敏感 如此循環往復,任她是什么貞潔烈女也會變成無欲不歡的淫娃!】【夫人當真了得!那下一步又當如何?】【大王少安毋躁 】說著,蛇妖走到二姐身后,將【萬淫黑寡婦】又在二姐的腳心和大腳趾上刺了幾下。

  【這樣就完成了,我已將她的全身從頭到腳的經絡都貫通了起來,您就看我怎么將她調教成淫奴吧!】

?????? (5)

?????? 鉆心的奇癢,使二姐的身體再度抖動起來,而從敏感的陰蒂,陰道,乳頭和屁眼傳來的搔癢更是讓她只想有個粗大的東西來滿足她的空虛 蛇妖卻似早已看透了一切,不緊不慢地拿起皮鞭,走到二姐身前。先是用手輕輕地撫摸二姐光滑白皙的身體,又用靈巧的手指探入小穴和屁眼中摳挖了幾下,隨后又在陰蒂上用力地彈了幾彈。

  只這幾下,二姐便已噴出了不少淫水!但在淫藥的強烈作用下,不但沒有滿足,反而勾起了她的欲望。蝎子精也不得不佩服:還是女人更了解女人。這時蛇妖已經用鞭子毫不留情地抽打起二姐的后背,豐臀和美乳。

  每一聲清脆的鞭響后二姐白皙的胴體上便留下一道殷紅的鞭痕!但二姐口中低沉的聲音更像是滿足的呻吟 十余鞭后,蛇妖停下了手,又開始新一輪的撫摸,摳挖和輕彈陰蒂的動作。

  之后又是狠狠的鞭打!幾個回合下來,二姐全身都布滿了鞭痕,而淫水竟也是越流越多!沒有被鞭打的地方皮膚也已變得通紅 蛇妖看火候已經差不多,便開始了進一步的調教!

  蛇妖命人將二姐的膝蓋強行捆好并向兩側拉開到最大限度。二姐驟然被大力分開,暴露在空氣中的小穴和屁眼又再度痕癢了起來!這時蛇妖和蝎子精已經拿著性虐工具站到了二姐的身旁。

  蛇妖拿了兩條鞭子,一條是硬桿兒的木條拍子,另一條則是用蜥蜴皮制成的九尾鞭!蝎子精手中拿的是個做工精致的木頭陽具,栩栩如生,上面肉筋清晰凸起!在火光下泛起一層油光,似是活物一般。

  在木頭陽具的底部有兩個機括,其中靠上的那一個一旦擰動,在木頭陽具表面便會鼓起一層凸起的疙瘩!再按動靠下的那個機括,木頭陽具便會飛快的轉動起來——木頭陽具后面連著一個拇指粗細的鐵桿,鐵桿后裝著一個扁筒形狀的籠子,里面有兩只老鼠精在其中蹬動籠子,籠子轉動帶動鐵桿,鐵桿再帶動陽具,便會不停的轉動!而蝎子精另一只手中拿的是只孔雀翎毛 蛇妖命人將二姐的蜘蛛絲口球取了下來,道:【小妞,今天就讓你徹底成為一個只知SM的性奴。好好享受吧!好好珍惜這最后作為人的時光吧!哈哈哈哈哈 】二姐舌頭早已麻痹得不能動了,但聽到蛇妖如此說。

  二姐奮力用含糊不清的口語說道:【妄想??!我不會讓你得逞的!】蛇妖道:【知道為什么摘掉你的口球嗎?!就是讓你自己親口說出自己是『淫蕩的性奴』這話!哼哼,中了『萬淫黑寡婦』的毒,我看你能嘴硬到何時?!

  你的身體是不會騙人的 】

  二姐閉口不再言語,意欲抵抗到底,蛇妖狠狠地【哼】了一聲,向蝎子精使了個眼色。蝎子精便開始用翎毛不停地搔動二姐的敏感帶,從乳頭到肚臍,再到陰蒂,屁眼,直到腳心 輕柔地搔動下,二姐只覺全身都癢了起來,無奈被捆得粽子般吊在空中,只能稍稍扭動身子,可這無異于飲鴆止渴!一會兒功夫,二姐已是汗如雨下,連心里都覺得奇癢難當!只覺全身上下,從內到外,猶如無數螞蟻在爬動,咬噬一般。

  而心底那原始得欲望也瘋狂的燃燒起來!陰道,屁眼中,已是淫水如注。不斷的流出。在旁圍觀的小妖已是看得目瞪口呆。

  蛇妖在一旁譏諷道:【小妞,看你能忍到幾時?!癢吧?!想被人用鞭子狠狠的抽吧?騷穴里也癢吧?!是不是想讓人用陽具操?????!別裝蒜了,看你現在的樣子我都心疼。只要你張嘴求我,我就讓大王住手。然后再幫你止止癢!】二姐秀眉已擰在一處,牙關咬得【咯咯】直響。但始終一言未發。蛇妖看得分明:二姐已是全身通紅!而且整個人都在微微地顫抖 又過了半個時辰的光景。二姐全身的皮膚都似滲出血來一樣,扭動也越來越厲害。兩條腿拼命想要夾緊,摩擦,以減緩陰部那伴隨著劇烈很癢的空虛的欲望!

  但是膝蓋被死死的捆住,固定在兩側的石柱上,如何并得上?!蛇妖看到此時,命蛤蟆精走上前來。將其體內的催淫毒素噴得二姐全身都是!突如其來的液體,讓二姐感到一陣的清涼。

  很癢的感覺似乎也減輕了些。但她哪里知道,這時的催淫毒素雖然普通,可對她而言卻是致命的!因為二姐已是到了泰山壓頂而蠅蟲不能落的程度!精神和身體都已經到了承受的極限!這普通的催淫毒素在二姐體內起到了導火索的作用。

  二姐已再也無法抗拒淫欲和奇癢的雙重刺激,她輕聲的呻吟起來打算釋放一下,哪料到這一呻吟竟再也停不下來,而且越來聲音越大!這時痕癢也已全面爆發。二姐先是笑了幾聲,接著便難受地哭了出來。蝎子精的翎毛還在不住地搔弄著 二姐此時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她奮力地掙扎著。但連她自己都覺得這種抵抗已是異常微弱 她將最后的力量都積蓄了起來,用自己殘存的理智打算咬舌自盡!但蛇妖一直就在旁邊觀察著二姐的舉動:看到二姐那修長的腳趾緊張的蜷在一起,兩腿膝蓋處因想要并起,摩擦而幾乎勒出血來。

  卻將拳頭攥緊,并不再呻吟和哭泣。蛇妖已經知道二姐要做什么了??!蛇妖悄悄走到二姐身后,猛然間舉起木條拍子發力朝二姐的陰部打去,同時另一只手的九尾鞭也朝著二姐的屁股上抽去!

  那木條拍子設計的十分險惡!完全是按照女人的私處的形狀起伏做的。為的就是已拍下來可以讓二姐的陰蒂,陰門和屁眼同時受到擊打!二姐只覺整個下體被什么東西重重的擊中!一陣劇烈的疼痛和巨大的快感,滿足感瞬間通過全身直達腦頂!她最后積聚的力量和理智被這一擊打得粉碎!

  二姐長長的一聲淫叫,身體一陣緊繃。一股濃濃的陰精混合著屎尿一齊射出,幾乎有一丈遠!蛇妖不等二姐有所反應,又是拍子,鞭子同時落下,二姐也又一次噴出!此時的二姐已完全喪失了理智,瘋狂地叫道:【用力!用力 啊 啊 啊啊啊啊啊 下面好癢,好空虛??!插我!啊 ??!啊 好癢??!

  插我 】

  蝎子精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木頭陽具,猛然間插入二姐的陰道中,并將兩個機括同時打開!二姐那已經異常敏感,空虛和極度收縮的小穴立刻被撐得滿滿的,而且馬上便感覺到了那凸起的疙瘩和飛快的旋轉帶來的極度的滿足感和刺激!

  一時間,二姐下身淫水四濺,有如下雨一樣。屁眼也一張一合的不斷流出淫液!蝎子精看得興起,急忙命人又拿來一個木頭陽具,硬生生插入二姐屁眼當中,并開動機括。

  二姐此時已被淫欲完全的占據了身心。蛇妖慢悠悠地走到二姐面前,用手托起她的下巴。道:【怎么樣啊。我淫蕩的小奴隸?!】高潮剛過的二姐眼中有了一絲以往靈動的神采,恨恨的道:【你這妖怪!我們葫蘆姐妹早晚會收拾你 】話音未落,蛇妖已大笑著站起道:【我會讓你們葫蘆姐妹在此團聚的!】隨著高潮退去,二姐的身體又開始癢了起來,神智也因為性欲而再次變得模糊 蛇妖笑道:【你中了『萬淫黑寡婦』的毒,以后若不想被奇癢和淫欲活活折磨死的話。只有被不斷虐打和被別人插啦 好好在地獄里掙扎吧,我的小淫奴 這毒只會越中越深,沒有解藥你是無法擺脫的 】轉回身對小妖們說道:【輪班搔癢,抽她再用那木頭陽具來好好地干她!直到她只知道性交了便來報我!別讓她『癢』得難受!我和大王都累了,要去喝杯新鮮的奶汁養養神 】說罷又給二姐帶上了口球,和蝎子精走出了洞去 身后的洞中斷斷續續的傳來二姐淫蕩的悶聲呻吟

?????? (6)

?????? 清晨,陽光還沒有溫暖大地,空氣中依舊殘留著初夏的夜中特有的涼意。冰涼的地上,石壁上帶著一絲的水氣。鳥語花香流動在樹梢上,小溪旁 一切都還在初夏清晨尚未散去的朦朧間 遠處,山泉旁的葫蘆藤下確已經有了勃勃生機。一顆金黃色的葫蘆落到了地上!煙霧過后,一個身穿黃色連衣超短裙的美少女從地上慢慢站起 齊耳的短發明亮的眸子散發著一種野性又不失可愛的味道。

  和大姐的粉嫩,二姐的白皙不同,三姐的肌膚在陽光下泛出一種健康的古銅色的光澤。

  三姐望了望遠處,不由得皺緊了細細的眉頭:遠處妖洞的妖氣彌漫而出,四下散去 【大姐,二姐去了多時,一直沒有回來,看來是兇多吉少 】三姐似是喃喃自語,【我要去搗毀妖洞,殺滅妖精,救出姐姐們才行 】藤上的小葫蘆們輕聲的叫道:【三姐小心吶!妖精詭計多端,姐姐們都沒有回來,等我們出來一同前往吧 】【呵 妹妹們不用擔心,我銅皮鐵骨,此番前去哪怕消滅不了妖精,救不出大姐二姐,自保也是有余的,它們傷不到我的!去,是一定要去的。探明虛實也是好的。等回來再來接你們一起去除滅妖精!】三姐說著話突然大喝一聲:【妹妹們,你們來看!】只見她一掌擊向山崖腳下的一塊尖石上。那石塊刀口般鋒利,在三姐一掌之下被削成了齊整的平面。三姐收掌回身,向藤上小葫蘆們自信地一笑,轉身向妖洞方向飛奔而去。

  【姐姐小心! 】藤上小葫蘆們的喊聲已經追不上三姐的腳步 藤上小葫蘆們的擔心并非沒有道理,大姐二姐各具絕招,卻也失失被擒慘遭性虐,調教成了奶牛和淫賤的性奴。三姐雖然銅皮鐵骨,刀槍難傷分毫,但怎奈道高尺,魔高丈!蛇妖和蝎子精這些日子在洞中除了輪番用各種手段調教和SM大姐二姐,設計和翻新各種SM性虐工具以外,便是不斷地派出蜜蜂精搜索其它葫蘆姐妹的下落。

  而三姐與小葫蘆們的對話和無意中顯露的一手絕招已被隱藏在花叢中,樹枝旁的蜜蜂精們聽得清楚,看得明白!并且飛速地互相傳遞【情報】,給妖洞中的蛇妖和蝎子精報信 蛇妖和蝎子精此時正在洞中看著一眾小妖肆意地蹂躪著大姐二姐。二姐被固定在一塊大石板上:石板上有一大四小五個圓洞,分別將二姐的脖子,手腕和腳踝伸入固定在石板的一面上,豐滿的大腿在根部被另一面窄窄的稍矮些的石板從下面托住。脖子,手腕和腳踝呈一條垂直的線,屁股被高高托起【坐】在那里。

  身后兩側各有兩只蛤蟆精輪流用九尾鞭和牛皮鞭狠狠的抽打二姐的后背與屁股。而二姐的屁眼和小穴里則插著一個奇異的呈【U】字型的東西——這是蛇妖發明的專用于同時虐待下面兩個洞的SM工具:【乾坤鉆】!——鉆呈拉長的錐形,錐頭布滿了顆粒,錐尾上有螺旋紋路,漸細而尖。

 ?。ìF代也有稱為【雙響炮】的便是了,不過現代的里面是電池振動的,形狀也大相徑庭了)錐內中空,里面別有【乾坤】,有木制的齒輪和發條。上滿機括便可以自行快速轉動,錐頭和錐尾的轉動方向相反。且每隔一刻鐘的時間便會自動的逆向旋轉!二姐被【乾坤鉆】折磨的早已神志不清,卻又不斷被鞭子抽醒!在高潮與昏迷中不斷地反復與沉淪 蛤蟆精輪流上前抽打二姐而且決不停止,讓二姐沒有任何喘息的時間 大姐則被緊緊的俯身捆在一個石頭長凳上,上身五花大綁,雙手反捆在身后與頭發拉在一起,使得大姐無法低頭,脖子直直的緊張的繃著,下巴抵在石頭長凳的一頭上,碩大的雙乳擠在石頭長凳的兩側。

  乳頭仍被插入兩個細小的麥稈——她的奶汁也被不斷地吸出。兩腿被死死的勒在石頭長凳另外兩條腿兒上。肚子下面被塞入3塊磚頭。使得大姐肥大的屁股被高高的墊起!屁眼和小穴暴露完全出來。不同于二姐的是:大姐的屁眼中被插入一個漏斗,混合著催淫藥,催乳藥,灌腸劑和辣椒水的液體不斷灌入!

  小穴中則被插入一個大號的木頭陽具——后面的鐵籠中有四只老鼠精在不停的蹬動籠子飛速的旋轉。由于速度太快,幾個小妖不得不在旁邊向鐵籠與鐵桿的結合處時不時的澆些涼水,以免溫度過高!蝎子精巨大的陽具也在大姐的口中不斷的抽插著 不多時,大姐的腹部已經漲起像個孕婦一樣,幾個小妖怪叫著將漏斗拿掉,并迅速的將一個大號的肛門塞塞入大姐的屁眼。直到蝎子精射精的同時才將肛門塞和木頭陽具猛地拔出,讓大姐的三個洞同時噴射出淫亂的液體 【哦?!那個老三竟然有這本事?!這倒是有些棘手 】蛇妖在一旁嬌笑著道:【大王 不必擔心,既然知道了是銅皮鐵骨您就引她進洞,然后全力拖住她。我在『洞內乾坤鏡』中觀看,不難發現她的弱點。那時便全力一擊將她擒??!哼哼 正好新設計了幾件工具就拿她試試 】見蝎子精面露疑色,蛇妖繼續道:【大王放心,天下哪有什么沒有弱點的功夫呢??】說罷,款款步出洞去。

  蝎子精想想也有些道理,一躍而起,大聲命令道:【留幾個人繼續虐這兩個淫奴,剩下的都隨我出去迎敵!哪個敢不拼命老子宰了它??!】眾小妖哪敢怠慢?

  紛紛拿起兵器沖了出去

  三姐一路不停,不多時已來到了妖洞的入口處。一眾小妖已經放下了各種機關,也虎視眈眈的等著三姐闖洞 三姐毫不在意,徑直步入洞中 無論是弓箭,刀槍還是石板機關,明坑暗道都攔不住這銅皮鐵骨的三姐。

  蛤蟆精的鋼叉被拗彎,蜈蚣精的板斧被斷成三截,蜜蜂精的毒針更是毫無用處,根本扎不動三姐,自己反而白白丟了性命,蜘蛛精幾次想要吐絲結網都被三姐機靈的率先折斷了尾部的吐絲管。白天蝙蝠也是沒有用武之地 眼見眾小妖阻擋不住,蝎子精怪叫一聲,舞動寶刀親自上陣!力劈華山一刀砍下,三姐竟是不躲不閃。舉左手直接向上迎去!蝎子精大喜,心想:我的寶刀切金斷玉,削鐵如泥,憑你怎樣銅皮鐵骨也吃不住我這一刀!刀,掌相交,發出金屬相碰撞的【錚錚】響聲 蝎子精只覺虎口發麻,寶刀幾乎把握不住?;氐都毧磿r,刀刃已卷起了手掌大小的一塊!抬頭看三姐笑吟吟的站在那里絲毫無損!蝎子精大駭不已,硬著頭皮又再上前 幾個回合,再看【寶刀】已和廢鐵無異!蝎子精順手扔掉手中【寶刀】用力晃動腰身,將尾巴擺了起來。亮出尾巴尖上的毒針急向三姐襲來。

  三姐輕笑一聲,堪堪等到毒針刺到近前,將雙乳一挺,竟用胸部硬接毒針!

  還沒等蝎子精高興,尾巴上一陣劇痛傳來,毒針就像雞蛋碰到石頭上一樣,徹底折斷!

  蝎子精慘叫一聲,卻不后退,忍痛將尾巴用力卷起,將三姐緊緊的纏住。

  同時雙手攥住尾巴用力抽緊??墒遣还芩绾斡昧?,尾巴好像時纏到了巖石上一樣,紋絲不動!卻見三姐銀牙緊咬,大喝一聲將蝎子精的尾巴掙斷,那尾巴斷成幾節,兀自在地上蠕動 與此同時,蝎子精猛覺手中一輕,自己拉拽的大力全部回擊到自己身上,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飛去。腦袋撞到一塊大石頭上登時眼冒金星,頭破血流!眾小妖一見傷了大王,一擁而散?;艁y中,有幾個小妖架起蝎子精向洞深處逃去 三姐抬腳將蝎子精的【尾巴】們遠遠的踢開,啐道:【呸!真惡心 全是一般廢物,姐姐們定是被它們使了詭計和妖法才會被抓住的 我這就一鼓作氣救出姐姐們,將妖洞徹底搗毀!】想到此節,三姐高聲叫道:【妖精們!站??!

  交出我的姐姐,快快束手待斃!】

  話音未落,洞口上方一個嬌柔的聲音笑道:【呦 小妞,好大的口氣??!

  老娘和你比試比試!】身形隨音落下。

  三姐一看來的女人,妖媚萬端,嬌艷中透著幾分難以琢磨的表情。不禁一怔。

  喝道:【妖精,想要怎么比試?!你劃下道兒來吧!】說話的來人正是蛇妖!聽三姐這樣說,心中暗笑:這小妞如此托大定要你后悔自己大意!今日便讓你領教老娘的厲害!

?????? (7)

  【好,一言為定?!可哐娨延迷拰⑷闾桌?,心中暗喜,道:【小妞,你多大了?身材不錯嘛?!咳沣读艘幌?,還沒想好如何做答。

  蛇妖已【嘖嘖】地贊嘆起來:【皮膚真好,身材這么健美,真想不到你會是從葫蘆里出來的?!窟@話不是信口開河,三姐不似大姐那般豐滿,也不像二姐那樣輕盈靈秀,她甚至更像是個健美運動員;肌肉雖不凸起,卻有著難以想象的力量;古銅色光滑的皮膚透著活力,誰能想到她剛剛經歷了一場惡斗,而又毫發未傷?齊耳短發,鳳目生威,眼波流轉,散發出青春和幾分野性。

  【胸部不大不小,堅韌挺拔。屁股嘛,微微上翹,很有型啊。真是添一分嫌肥,減一分嫌瘦,雖然不像你大姐那樣豐滿圓潤和你二姐那樣清瘦柔弱,但確實生得討人喜歡?!咳懵犞哐绱恕酒吩u】自己的身體,正渾身不自在,猛然聽到蛇妖說到自己的姐姐,三姐眼光中再次閃過一絲殺氣。

  蛇妖笑道:【呦,別那么兇嘛?!?

  【哼,少說廢話!想要怎么比試?你若怕的話,快快交出我大姐和二姐,束手待斃!】蛇妖此時眼中的笑意也已消失狠毒的目光直盯著三姐道:【小妞,別嘴硬,這就讓你知道老娘的厲害,隨我來?!空f罷轉身就走。

  三姐緊緊跟著蛇妖,穿過數道厚重的機關后,來到一個洞中。

  蛇妖站住身形,道:【就在這里比試吧。我們倆是女人,自然不能像男人那樣粗俗和野蠻。我這里有兩把『轟天锏』,乃是上古神兵,威力無比。你我輪流擊打對方身體的任何部位,不許閃躲,直到有一方倒下。如果我敗了,自然由你發落,不過 】蛇妖故意拖著長音。

  三姐問道:【不過什么?】

  蛇妖一字一句地道:【你我要一絲不掛地比試,這樣看得清楚?!俊灸? 這 不行!】三姐猶豫了一下,斷然拒絕。

  蛇妖看出了三姐的猶豫中有著幾分膽怯,心中更有了底,說話時又拖起了長音:【你不敢?怕的話 】三姐頭腦正在飛速地思考著:自己雖然是天生的銅皮鐵骨,但并非無懈可擊,下體的陰蒂便是如鐵布衫等橫練功夫一樣的罩門,也就是最柔弱的地方;不過就算蛇妖如何狡猾,也很難想到這個地方;但自己并沒有大姐那樣的神力,無法一擊就將蛇妖打倒;但想來蛇妖也不過是一個女人,比自己也強不了多少,贏面極大;只要不被打到陰蒂,自己便立于不敗之地。想到此節,三姐向蛇妖答道:

  【就依你,看你死到臨頭,還能耍什么花樣!】蛇妖一笑,并不答話,只是扭動身形,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脫了下來。只見她先將闊口褲子的腰帶松開,讓褲腰松脫開來,自然滑落到胯骨上,濃密的陰毛已露出來不少。

  三姐皺了皺眉頭,暗想這妖精竟沒穿內褲,放蕩不堪。

  隨著蛇妖扭動腰身,闊口褲已完全掉落到地上。蛇妖光滑的大腿、纖細緊繃的小腿和渾圓的腳踝已是完全暴露在空氣中。脫褲子并沒有用手,因為蛇妖的手始終沒有閑著,在松開褲腰后,她的手從肚臍的扣子開始,將黑色的馬甲式樣的短衣全部解開,順手脫下,拋出老遠。

  手順著腰際摸到身后,肚兜的細帶在后腰略靠上處系著活結,輕輕一拉,整個肚兜已經從蛇妖光滑的皮膚上滑落。原來蛇妖肚兜的系法與眾不同,并不似平常人那般腰、頸后各系一個結,而是只在腰后系一個結,肚兜肩部原本系在頸部的結卻與腰部的結系在一起。肚兜是蠶絲制成,十分柔滑,只輕輕拉開細帶,肚兜便已完全離體。蛇妖很自然地向前一步,將地上的衣服踢開,一絲不掛地站在三姐面前逼視著。

  三姐驚異地看著蛇妖像變魔術似地兩下便將自己脫了個精光,又見她走上一步,自己竟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出了一步。

  蛇妖扭動著傲人的身體笑道:【小妞,你還太嫩了些,畢竟還是個小姑娘嘛?!俊九?!誰像你那般不要臉?脫衣服比撕紙還快?!俊灸懵掏痰氖遣皇遣桓颐摪??是怕給我看到身體嗎?哼哼,該不會是有什么弱點吧?】三姐一聽,也不示弱,三兩下便也脫下了自己的衣服。她脫衣服的動作可不似蛇妖那樣的輕巧和嫵媚,甚至應當說是笨拙的,但所幸速度夠快,因為三姐穿得實在太少了些。黃色的吊帶連衣超短裙被由下至上反卷著脫下丟到一邊時,三姐身上便只剩了一條黃色的內褲了,她猶豫了一下,彎下身脫掉了內褲。

  三姐慢慢站起身,極力控制著自己不去捂住陰部。畢竟是女孩兒,羞恥心與生俱來,無論性格怎么豪俠,如何近似男人,怎樣充滿野性,也是難免。何況自己的弱點就在那里,想控制本能不去保護并不容易。但三姐究竟做到了,她盡量讓自己顯得自然些,像蛇妖那樣,似乎沒有穿衣服才是正常的。

  蛇妖手中不知何時,已多了一雙鐵锏樣式的兵器,與蛇妖嬌嬈的身體形成了強烈的反差。在蛇妖纖細的手中,轟天锏顯得格外的粗獷和猙獰。蛇妖將兩把锏相互碰了碰,雙锏發出了【錚錚】的怪異的聲音。蛇妖道:【小妞,這便是轟天神锏了,你選一把吧?!空f罷,將兩把锏戳在地上。

  三姐走上幾步,細看時,才發現除了锏柄是一黑一白外,剩下的毫無二致。

  三姐實在不知道這其中有什么玄虛,想到自己銅皮鐵骨,不必在意,干脆來個將計就計,便道:【你先選?!可哐α艘幌?,慢慢走上前來,伸手去取白色手柄的那把轟天锏。

  哪知三姐動作比蛇妖還要迅速,搶先拿起了那把白色手柄的轟天锏。

  【你 】蛇妖大吃一驚,也只好拿起了黑色手柄的那把轟天锏。

  三姐笑道:【兵不厭詐。想不到你這妖精詭計多端,竟然也會上當?!慨斚露烁髯赞D身,退開幾步。轉身的一瞬,蛇妖似是詭異地笑了笑。二人面對面站定,三姐道:【你先來打吧?!可哐齾s道:【這轟天锏威力極大,打疼了可別哭啊?!空f著轉到三姐身后,向三姐的屁股上猛擊下去。

  【啪】的一聲清脆響聲,三姐只覺屁股被重重地打了一下,竟站不穩身形,向前搶出幾步,屁股火辣辣地疼痛難當?;厣砜瓷哐?,正奸笑著看著自己。再扭頭看自己的屁股,已被打起了一條锏身寬窄的紫黑色的印。

  【該你了?!可哐?。

  三姐卻幾乎無法邁動腳步了,從屁股到大腿根部的肌肉都似乎麻木了,一陣陣鉆心的疼痛不住襲來。三姐勉力站好,深吸一口氣,舉起轟天锏,朝著蛇妖的后背猛擊下去。

  同樣【啪】的一聲脆響,蛇妖后背卻只稍稍紅了一下,便沒事人似地轉回身來,冷冷地道:【該我了?!俊九尽?,這次打中的是三姐的胸。蛇妖手中的锏很有準頭,平平拍在三姐的乳頭上,三姐全身的氣血似乎都隨著巨大的擊力晃了晃,【騰騰騰】倒退幾步,三姐大口大口地喘息著,疼痛使得冷汗涔涔滴下,眼前金星亂冒。

  蛇妖忽然道:【呦,小妞,你就只有這點兒本事嗎?我還以為銅皮鐵骨如何了得呢?!咳阍俅晤澏吨鲋嫡痉€腳跟,心中雖然越來越驚懼,但此刻也已來不及多想,使足力氣,一锏擊出,同樣打在蛇妖長長挺起的乳頭上。

  但和上次一樣,蛇妖好像被打的人并不是她,絲毫無損,還好整以暇地在旁揶揄道:【再用力些啊,你怎么這么沒用?現在又輪到我了?!空f著話,蛇妖反手一招【撩陰式】,擊向三姐的陰蒂。

  三姐大吃一驚,電光火石間,下意識地用手中轟天锏向下一壓,擋住了這幾乎致命的一锏??删瓦@一下,已經讓三姐徹底暴露了
?
百站百勝: 女神国际娱乐城 江西11选5任五遗漏 11选5遗漏360 最准的特马网站+免费网站 吉林省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体彩11选5直选 黑龙11选5电子版走势 白姐正版四不像 宁夏体彩11选5 北京11选五怎么玩规则 上海11选5开奖五码分布图 江西11选5任五遗漏 11选5遗漏360 最准的特马网站+免费网站 吉林省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体彩11选5直选 黑龙11选5电子版走势 白姐正版四不像 宁夏体彩11选5 北京11选五怎么玩规则 上海11选5开奖五码分布图